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秋天到了,落葉滿地,不久前公園裡的小葉欖仁的葉子掉落一地,秋風未到,但”一葉知秋”,過了幾天之後,天氣轉冷了.樹木有這種與天地之間的時序感應的能力,但是有的人看到落葉了,還是不知寒至了.

 

首先我要請那些非常熱衷於「先跟大陸官方建立好關係」的人澆一點冷水,金小刀被派到美國,絕對不是意外的事,也絕對不是馬英九請他先去建立好關係將來以落跑時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這種說法,更不是金小刀覺得美國很不錯,趁著跟馬英九關係良好,可以混個駐美大使的缺.

 

我對金小刀到美國一事的解釋是馬英九已經在兩岸關係上面踢到鐵板了,正確的說是”被掐住脖子了”,要嘛就是任中南海予取予求,要嘛就是得要在中美台三方關係上面找到恐怖平衡點.

 

你問我怎麼去觀察的,大家不要忘記了,當初馬英九當選有一個很大的理由是民眾相信兩岸關係變好,經濟會發展起來,那時候的名嘴和論壇全部都是一面倒的講開放陸客來台可以帶來多大的經濟成長,陸客在香港海港城排隊用現金買LV的畫面,羅湖,皇崗等海關人潮洶湧的帶來大量觀光客讓部分的台灣人欣羨不已,也開始做著「兩岸直航,陸客來台,經濟成長」的數鈔票美夢,再者,「安定」也是所有人民的期望,而所謂的安定,就是兩岸關係可以更進一步的交流,這對選民來說,綠色的民進黨仍然在台獨與否的邊緣搖晃,所以民進黨吃了個大虧了.

 

但是你我無法參與的兩岸交流會議,我們可以想見大陸官方的代表個個都是人尖子,在談判的會議中,你不要以為他們就是會非常喜悅的趕快把錢送給台灣,甚至是抱著感謝台商在中國協助發展經濟多年的心態去簽那些”馬觀條約”.這世界上從來都不會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嗎?

 

直到今天,我仍然為那些政治評論家和媒體在那個時候一窩蜂的看好兩岸關係因為馬英九會更好,台灣會佔盡大陸人的便宜等等看法感到可悲,感到可恥,感到想唾棄他們.那時候願意多方思考和評估的人是很少的,如果有人感說”台灣得要為馬英九的政見付給中國午餐費”,那肯定是被口水給淹死.

 

每次想到胡錦濤引用余光中的詩講「那一灣淺淺的海峽,是我濃濃的鄉愁」,我就會對這些很天真的”追求經濟發展和安定”的選民感到害怕,你翻一下大陸的小學課本,他們從小就教育國民”台灣有日月潭,阿里山,台灣是屬於中國大陸的”,對中國人來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份這種信仰已經是他們呼吸的一部分.所以,怎麼讓台灣”回歸”是他們每天都在想的問題.你以為中南海那些人都是笨蛋,笨到”很高興的支持馬英九上台,所以一定要送個大禮物給馬英九”,你覺得他們憑什麼?為什麼?

再來說他們的媒體操縱的能力,這是全世界一流中的一流,最近最經典的案例是把香港12萬人上街舉辦反洗腦的運動說成是”香港有12萬人排隊買iPhone5的手機”,我看很多土土的台灣鄉巴佬除了跟旅行團去走個什麼蘇杭上海九寨溝就以為對大陸懂很多了,這些鄉巴佬不知道什麼叫作”政治控制”.

所有的台商老闆應該都知道,每間台商的公司總是會有至少一個是政府派來”臥底”的,這些老闆可能不知道是誰,但是這些人絕對是在精密的控制底下去”為黨為國盡忠寫人事評估”.而其它的更不用說像Youtube,Google,Facebook是不能使用的.為什麼不能用?因為這些都是造反的工具.

 

我認識幾個大陸的傳媒記者,他們跟我說”很痛苦,不能寫自己想寫的,寫來寫去千篇一律是八股,不能透露上面不想給百姓知道的真相”.這個天真的台灣人不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會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去換取失去”講真話”的自由?

 

你不得不佩服中國共產黨在組織的發展上面是全世界最強的政黨,有一年香港一架裝滿200多個人的旅客的飛機飛往北京,事後被查出有6個人有可能帶有SARS病毒,在飛機已經降落12個小時之後,這6個人在不到11個小時的時間內全部被找到,這個新聞非常的小,小到你不會注意到,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他們在情資上面的”行政效率”.而這跟台灣又有什麼關係?你想想,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幾年前北京的朋友告訴我,最近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去大陸享受的禮遇已經被降低,相對的民進黨籍的去大陸所享受的接待規格是最高檔的.我哈哈大笑,算是佩服中國大陸的算盤打的精了.講統戰,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的笑聲中,有著更大的擔憂.萬一民進黨也淪陷了,那只得移民一條路了,當年日本人殖民台灣的氣燄,我們沒有領教過,但總看過賽德克巴萊.我回憶母親說她小時候10歲辛苦挖了地瓜用扁擔挑回家的路上被日本人搶走的事情時眼中仍對日本人懷有搶蕃薯的餘恨未了.說到底,當次等公民是很難受的啊.

 

昨天黃國書議員對這一屆金馬獎要請黃渤和曾寶儀來主持一事很不爽的在臉書上面寫今年台灣的金馬獎典禮主持人將由中國演員黃渤與曾寶儀擔綱,台灣沒人才了嗎?引來臉書上的網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了起來.我為那些天真的發言者捏一把冷汗,很冷的冷汗….

 

今天台灣不是沒有人才,今天台灣是主流傳媒已經相繼淪陷,而代表台灣的文化之一的演藝圈和娛樂事業我一葉知秋的認為黃渤當主持人一事的政治意涵是很重要的一個大陸官方藉此試水溫的動作.

 

要知道黃渤的來歷不是那麼單純,就是一個表演者這麼簡單,黃渤在中國大陸有那麼廣大的市場,他絕對不是因為愛上了台灣的士林大雞排和珍珠奶茶跨海前來,其實黃渤是很努力的藝人,但要知道在中國大陸,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脫離黨的控制,特別是藝人,愛國是他們藝人基本必備的才藝,至於要怎麼愛國那就是看黨希望你說什麼話,做什麼事了.換句話說,今天黃渤在我的眼中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很好用的棋子,特別是在這種看起來像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上面給黃渤來表現,這個象徵的意涵在大陸的官方是一步好棋.

 

我可以想像的到大陸的傳媒會發出什麼樣的新聞稿來解釋「黃渤受邀成為金馬獎頒獎典禮主持人」,以下的標題我已經想好內地的記者要怎麼「詮釋」這件事情了,我大概想一下就知道他們會寫

「台灣民眾嚮往祖國文化  黃渤受邀為金馬獎頒獎」

「黃渤表演受台胞歡迎  以獨特的才藝解放台灣」

「台胞歡迎大陸藝人對中華文化充滿對祖國的思念」

就是這種很機八的標題,你不能說錯,不能說對.但是他們至少對他們自己人洗腦的素材又多了一個,對我們台灣呢,我想娛樂版的馬屁型傳媒記者,也可以早一點寫好標題,比方說「黃渤主持風格帶來金馬獎高潮與新氣象」之類的.

 

我個人並不討厭黃渤,也不會不歡迎他,更不會怕他來台灣,我討厭的是政治目的,不歡迎的是政治操作,怕的是笨笨的台灣人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鈔票.懂了嗎?

 

再講回來金小刀好了,我相信是這幾年來馬英九受夠了中國大陸了,最近也沒有看到他再熱情歡迎且高規格款待大陸的官方代表,至少檯面上沒有看到,他傳說中的愛人金小刀銜命赴美,我想也是台灣在這個階段比較聰明的做法,我們在兩個大國的夾縫中求生存,真的是苦也.雖然很不願意,但看在至少還有幾年的時間做主掌權的人是馬英九,我也會他跟上帝提名禱告,祈禱他的腦袋瓜不要燒壞掉了,不要像以掃那樣為了紅豆湯就出賣了名份.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如此沉迷於做菜這件事。

 

一生中許多歡樂的時光,是在餐桌上過的吧,小時候,媽媽說孩子吃飯時不可以打,所以,在吃飯的時間我是安全的.

 

長大以後,吃飯意味著團園,分離四散的家人會在特定的節日裡一起享用媽媽的菜.跟同學,朋友的相聚,吃飯也是重要的媒介,在杯影交錯的燈光下,我們交流著彼此的關懷,資訊,以及情意.

 

我最恨人家講:「隨便吃一吃就好」,「吃飯沒有那麼重要」,也討厭那些把好好的食材搞的很糟糕很難吃的人,吃飯當然重要,好吃的一燉飯在外交場合上面是一種政治上的角力,在家庭裡是凝聚力量的媒介,是溝通的時光,在情人的晚宴裡,是兩個人觀察與交流細微的處事態度的機會,在工作的餐聚中,是交流彼此訊息的機會,酒足飯飽後,精神鬆懈了下來,不好溝通的事,都可以好好講.

 

所以,吃飯怎麼會不重要?好好的吃一頓飯不只是身體上的飽足,更可以使靈魂甦醒,破碎得到治療.我有個朋友告訴我,他在西雅圖吃過一家全美排行十大好吃的漢堡,吃完之後,他感動的淚流滿面.我也曾吃過一餐”餘韻繞樑,三日不絕於口”的一餐美濃客家菜.那過了幾天之後還會不自覺的舔舔口腔,掉下口水來.

 

誰說吃飯不重要?他一定沒有吃過好吃的東西吧,我想!

 

我記得在花蓮的一次旅行中,我吃到廚師用黑橄欖,檸檬和自製的火腿做出一道Tapas,橄欖的香氣和鹹味和檸檬的酸加上火腿經過風乾日曬,產生出的味道,像是在撞擊著口腔中的種種反應.而一塊味萬田用最好的黃豆去做的豆腐,搭配上小黃瓜絲佐芝麻醬,那是人間極品了.所謂好吃的菜,在簡單中品出深層的滋味,帶來的不只是味覺的撞擊,經過多年之後,味道會有自己本身的記憶,會有自己的生命力,會有自己的感動,那是一首詩,一首歌,一個美麗的夢.

 

我記得在七歲那年,在街上吃過一種糯米做的點心,裡面包著好香的肉,炸過的糯米香和肉香混在一起,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長大之後,在香港的一家酒樓裡,無意中再次吃到鹹水餃這道點心,記憶中的滋味被喚回.我情緒複雜的吃了一個又一個,懷想著當年在山城小街上延街叫賣鹹水餃的小販,應該是廣東人吧.千山萬水的走到台灣來,他一定沒能忘記在家鄉中吃過的味道,流離到台灣後靠賣著這閩南人陌生的點心為生.

 

國小六年級吧,第一次吃牛肉麵的味道,是在李伯伯開的小吃店,李伯伯是個外省人,他的小吃店賣著牛肉麵,麻醬麵,榨菜肉絲麵,餛飩麵,還有早已是我味覺上的鄉愁的陽春麵.第一次吃到李伯伯的牛肉麵,我驚呆了!那味道啊,我說不出!我忘不掉!即使多年後我吃過大江南北,吃過一客要上萬塊的牛排,得過冠軍的牛肉麵,我找不到那樣的滋味了.那如廣陵散的絕響,只存在我的回憶中了.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再吃到李伯伯的牛肉麵一樣的味道,我一定會記得.

 

其實做菜不是件輕鬆的事,需要經驗,技術,思考,有人說做菜可以防止老人癡呆症,因為基本上要搭配出一餐的菜,需要經過縝密的思考,而烹飪的過程也是需要複雜的決斷過程和反應能力.買菜亦是一場智力與體力的角力賽,要買到好吃的菜,得要有”充份的被騙經驗”和”專業的知識”,通常累積夠多的經驗可以變成是專家.

 

做菜的態度也是一種人格的彰顯,有的人做菜仔細謹慎,用過的廚房乾淨整齊,切割的時候也力求一致,有的人一成不變,煮來煮去就是那些,有的人非常上進並且熱切的學習.有人只追求重口味,任性的一味求好吃,有的人重視養生,力求輕淡.有的人更是過份的力求健康,不顧及任何口味的問題,比較可恨的某些廚師會用上一些自己不吃的東西煮給客人吃,只為了節省”成本”.我還遇過會偷竊别人的想法和作品吹擂說是自己的發明的廚師.當然也有那種胸懷廣闊,虛懷若谷卻又充滿自信的大師.

 

吃飯也是一種態度,男女之間沒有比吃飯這件事情是更能開始瞭解彼此的,有經驗的人會告誡女兒,看挑餐廳,看如何點菜,看吃菜,看付帳就可以看出一個男人的人品.有那種根本不會點菜,或是始終無法下決定點那一道菜的男人,點菜會看價格或不會看價格,有的根本不會問過女方就大力做主的為對方點好菜的,有吃菜時希裡呼嚕的快速一掃而空的,有看起來像是得胃病慢慢的吃,細細的揀的.男人請女人吃飯也是一樣,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人家介紹了一個空姐吃飯,一上了菜,空姐馬上把菜分成楚河漢界,講究起衛生安全了.他覺得不舒服,飯吃完了也就沒有下文了.

 

在學會做菜之後,進入菜市場,我總是看起來最不像會進菜市場的人,我相信菜販們閱歷人生無數,足以辨認精明能幹的家庭主婦以及傻傻的二楞子.我不會問價錢,比較價錢,對於什麼是好的品質不甚明白,一直到繳了許多學費,知道挑食材得像挑愛人那樣仔細謹慎,我才算是懂得什麼叫做燒菜了.這可不是容易的學問,往往為了一餐好食,得要東南西北市的跑,才能買齊所有好的東西.

 

我忘了我是從何時開始喜歡上做菜,並且開始對做菜這件事情如此著迷的.

我切著蔥花,打著蛋,幫魚身抹上鹽巴,為三層肉拌上米酒,醬油,胡椒粉與糖,打開抽油煙機,開了瓦斯爐,彷彿間,我的母親正在我的身旁,我的思緒跳回到山城老家的廚房,媽媽的背影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聞到她的滷肉加入蒜苗後的香味,乾煎的虱目魚乾爽赤香,蘿蔔乾煎蛋飄出太陽的香味,而菜園裡拔起的小白菜,一口咬下鮮爽清甜…,我做著菜,每個動作像是在重複母親的身影,在廚房裡尋找她耗盡一生的地方的滋味,複製她的味道.

 

我在春季的桂竹筍裡想念著她的味道,清明節時擺滿桌的春捲餡料中懷想她備料的心情,在破布子煎蛋,醬筍煮虱目魚,麻油雞湯,菜豆粥,海鮮粥,香菇筍飯,封肉,豆鼓炒過貓,紅燒豆腐裡想念她.

 

我在端午節想念著她的肉粽和粳粽,冰冰涼涼的粳粽是我最喜歡的.想念中秋節時備上的那份花生粉裹上QQ的麻吉的滋味,想念在寒冷的冬夜裡那一碗黑黑的十全大補湯,想念冬至來時幫忙搓著紅色,白色的湯圓裡送走一年的辛苦的心情,想念我忍不住用手指去碰剛蒸好的蘿蔔糕傳來的味道.

 

閉上眼睛,我又看到母親了,他正在準備過年的火鍋,爸爸一定要吃的封肉,正放在竈上,就是一隻雞和一條五花肉,放在水裡慢慢的煮,最後加上一大把的青蒜,那肉香彌漫了整個廚房,屋外的大黑狗也不斷的進來查看母親年夜飯的進度.

 

我記得母親有一天看著我,她跟我說-------別在廚房裡浪費了妳的一生.

我點了點頭,我不會.

在年輕的時候,我展開未豐的羽翼,在天空獨自飛翔,我想,只要我飛,我可以逃開那禁錮我母親一生的地方.

 

於是我飛走了,飛到都市叢林中,飛到許多不同的城市裡,在那裡我歷經人間種種,我真的沒有成為廚房的禁臠,我吃過許多便當,許多路邊攤的小吃,吃過各式各樣的餐廳,我在法國吃過米其林,在中國大陸吃過八大菜系的菜,在東京吃過壽司,生魚片,在香港吃過許多難以忘懷的大宴小酌,在泰國品嘗那東南亞的風味,在許多的高級餐廳中舉起紅酒杯,也啃過美國的漢堡和薯條,我走過多少地方,就是吃過多少地方,對於吃,我始終保持著高度的好奇心,仔細的觀察和品嘗各種不同的滋味,對於吃這件事情,我的熱情始終維持在”如果馬馬虎虎吃一頓可以節省時間,我寧可開車兩個小時就為了吃一餐好吃的,不然我就餓著肚子也無所謂”.

 

多年之後,我又走進廚房了.

我給自己一個純白色的廚房,配備完整的廚房.

我給自己一張可以點上蠟燭吃飯的餐桌.

我在家裡一餐又一餐的煮食著,有時翻閱食譜的記載,網站的搜尋,有時回想起那家餐廳的那道菜的滋味試著去重製那樣的味道,有時則是天馬行空的嘗試創作著, 有時摸索著遙遠的記憶,懷想我已經走了十幾年的母親做過的菜那種味道.

 

在做著一道又一道的菜的過程中,彷彿我又走入了母親的人生旅程.體會她在廚房裡的人生滋味.

 

有一天到大哥家,我看到他正在把四月的桂竹筍剝去黑色一層又一層的筍殼,旁邊備好了大骨頭,他一邊跟我聊天一邊煮桂竹筍湯,他很得意的跟我說,他可以煮出一樣的味道,我笑一笑,我們都在用味道懷念母親,我們都用記憶中的菜香向母親致敬.母親……我們沒有忘記妳,妳的味道一直都在,那些味道滋養了我們的靈魂,

我們沒有失去過您~

 

後記:

 

如果我有什麼影響力,我想要公開的呼籲那些把三餐交給7-11,交給便當店,交給小吃攤的母親們說.回家煮菜吧!

 

我跟很多人聊過,她們告訴我之所以喜歡煮菜是因為,她們很想念母親,有非常懷念母親的好的,有的人對母親懷抱著又愛又不能靠近的矛盾情結的.可是味道像一條無形的線穿梭著記憶,那怕是千山萬水的走遍.

 

我說,你也一起來燒菜吧,特別是有孩子的你,跟我一起燒菜吧.

有一天你會離開你的孩子,但是味道會跟著他們.你所做過的好吃的菜會成為他們一生的祝福,他們會重致你的味道,懷念你的芬芳.如果你還修了營養學,充實了健康的知識,廚房就是最好的藥房,你的孩子跟你會有美好的身體健康.那可不是多少錢可以買得到的寶貴資產喔.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年,他開著車子載我去陽明山看夜景.說是看夜景,其實就是想要把我.

他又帥又有學問,爸爸是開建設公司,他從加拿大回來受父親的培訓,

我搞不清楚他為什麼要把我,我覺得我們不可能,但是他真迷人.

 

收音機傳來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裡的主題曲,

他咬字清楚的唱了起來這首歌,當然他沒有辦法唱女高音的那部份,

可是我覺得他酷呆了.


沒多久我離開台北了,一年後他的朋友來找我,告訴我他非常的恨我,

在我離開之後,他找朋友喝酒,鬱悶到把一整瓶的Whisky吞進肚子裡.

痛哭流涕的搞不清楚為什麼我不要他?是不是別的城市有我的愛人?


我很詫異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在台北過的很苦悶,6年了,我身上只有11萬的存款還有滿身的傷痕,

夢想離我越來越遙遠,我連買個棲身之所都有困難.

而台北的房東是出了名的賤,我得離開,也許我會有機會.

我不敢把希望擺在他身上,他跟我的交往就是一群人唱KTV打混

我們根本沒有交流過什麼內心的話.我想一定是他沒想過他的條件

會被一個不怎麼樣的女孩拋棄而感到不可思議且憤怒.


我還是很高興他的朋友這樣告訴我.接下來更勁爆的是......

他的朋友表明他想要追我,他不在乎我跟他交往過.


我又搖搖頭,我不要他,當然也不要你.

我要的是追求我的理想,雖然那兩個字如此的遙遠,如此的夢幻,

但是我很害怕我的人生必須是建立在另外一個人愛不愛我上面.

 

在愛裡,我當時沒有足夠的自信心和那樣的理所當然和理直氣壯.

我只記得母親的故事,還有驕傲的我的獅子座的自尊,月亮在處女座的沒有安全感.


後來,我去唱片行買了這張CD,這張CD很長壽的跟了我18年之久竟然沒有遺失.

原因是因為我心愛的姪兒非常喜歡,跟我一樣的愛上了Andrew Lloyed Webber所有的歌劇,

每次我找不到時就是去他家拿回來,過不了多久他來找我時又會出現在他家.

這個遊戲一直玩到幾年前結束.我又買了一張新的CD.

 

我還是很高興自己沒有在當時投入那段不確定的感情,

因為我真的害怕.忘了那一首歌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是不應該,在愛情裡消磨一生.

當時的我,就像"喝彩"那首歌的歌詞一樣,

我就是要去打拼啦,再會了,我心愛的人,也許有一天我會悔恨滿胸,但不是當時.


後來Phantom of Opera的舞台劇到台灣來演出時我買了最貴的票,記得一張是7000,

我專程前去聽,住在來來大飯店時晚上在酒吧喝酒,還遇到許多演員,原來跟我住在同一家酒店.

聽完了演出,第二天我到澳洲去,團員中的其中一人還送給我用杯墊畫的簽名畫.

莎拉布萊曼來台灣演出的時候,我也是買了最貴的票,開車到林口體育館,就為了想聽她現場

唱一首Phantom of Opera,這麼說來,我真的是被Andrew Lloyd Webber賺很大了.


也或者,我在懷念那個晚上,他唱著這首歌給我的神情,是我迷戀而難忘的.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記得她長的很美,記得她是轉學到我們學校的女生,記得她的功課不好,

她的父母親像是離婚,她在一個破碎的家庭中成長,

我和她常常一起玩,我們在暑假的下午一起聽If the Love Fits,

她跟我一起看著小的讓人眼睛花掉的歌詞一起學著唱這首歌.

(感謝主,當時年輕眼睛比較好一點)

 

我記得一個跟我感情很好的男同學很喜歡她,

那個男同學有一個我不會忘記的名字,他的名字台語唸起來是"酒家女"

他多才多藝,個性討人喜歡,連我很難搞的媽媽還一度建議我長大以後嫁給他.

我們幾個人常常混在一塊,在那個男女分班的年代,而且民風純樸的小城,

我們的家長們都容許我們可以一起鬼混,說來應該是酒家女的功勞,

他不特別的帥,功課不特別的好,但是沒有一般男孩遇到長輩的畏縮,在學校也是師長喜歡的人,

在許多方面,他比我還要更懂得進入這個環境的狀況,對世界的理解也比我多很多,

比方說他在國一時就能夠上台在幾千的同學面前彈著吉他表演"廟會"這一類的民歌.

他帶著我跟一群男生在樂器行的地下室打鼓,彈吉他.

甚至我被家暴後逃家也是他安排收容我的.

 

那個女孩我真的忘了叫什麼名字,也許多年後我可以再遇見"酒家女"他會記得,

如果可以再見到那個女孩,我可能沒有辦法把年少時候的她跟現在連想在一起,

畢竟我也經歷了許多少年時無法預期的人世滄桑.不過"酒家女"會記得他的,

那是他的青春與詩歌,我還記得他跟我說他喜歡那個女孩時,我很訝異他的誠實,

因為我們一直感情都很好,也很喜歡跟對方相處,但是沒有那種感覺,

很奇怪的是像這樣的男同學好朋友在我一生中有好多個,

我們彼此之間不會來電,但又可以在一起抽煙鬼混之類的.即使在荷爾蒙分泌旺盛的年紀

也不會想要跟對方有進一步的接觸.我總自己覺得我跟他們是"哥兒們".

 

我突然想起她,也想起酒家女,因為這首歌有我們青春的記憶,

那時是80年代,我們以為公元2000年是非常非常遙遠的事.

我們曾經約定在2000年時重聚,但是我們沒有再見過面了.......

我很想念他,想念我們共有過的青春歲月,希望他在這些年裡過著平安幸福快樂的生活~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的一個週末下午,賴在沙發上看"玫瑰人生"這部電影,

當電影演到Piaf的愛人發生空難時,我不可遏制的哭了,

而且是抽抽咽咽的哭好久,除了哭泣,我還很憤怒怎麼命運可以這樣的不公平.

 

這部電影拿了一大堆獎,包括奧斯卡,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這個網站study一下,

http://www.books.com.tw/CD/activity/2007/03/lavie/index.htm

我想現在應該還買的到DVD,不然網路上也有可以下載的.

除了今天想要介紹的這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法國香頌歌曲La vie en rose(中文翻譯:玫瑰人生)

這部電影真的是好看,特別是女主角的演技,導演說故事的技巧,

連為電影重唱Piaf的經典歌曲的Jil Aigrot她的歌聲都是讓人難忘.


看這部電影,我有很多的感觸,一個偉大的天才歌手,她的一生何以如此不堪?

童年被母親遺棄,被外婆用紅酒取代牛奶餵食,跟著父親在馬戲團流浪及忍受家暴,在妓院中成長,

被迫離開真心愛她的妓女姐姐,成長過程盡是貧病交迫....雖然這一切都未能損及她成為法國

的象徵,但是命運實在對她殘忍,而她的單純,孤單,寂寞,茫然,自我毀滅,世故中的天真,透過演繹她

的瑪莉詠柯蒂亞絲的眼神,教人心碎.

 

在我所接觸的人群當中,不乏童年或是少年有過Piaf這樣遭遇的人,因為不曾被好好愛過,所以內心是孤單的

她們天真的不明白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卻又在最複雜的環境流轉,這些女孩身上像是一點保護膜都沒有的

可憐小白兔,不管是誰都可以傷害她們,有的是想要她們的肉體,有的是想要她們的金錢,

她們對"真情"有著永遠也不失望的期待,

有時候還會義氣,勇敢,熱情的像個俠女一樣......真教人擔心啊.

 

我不知道要怎麼去幫助這些缺愛症候群的女孩們,她們個個都有Piaf悲慘遭遇的潛力

但是不見得有Piaf的才華和際遇,只能在睡前為這些女孩們禱告,

希望她們不要太傻太天真的好.

 

很怪的是如果用音樂去想巴黎的話,耳邊就會出現這首La Vie en Rose,

在看過Piaf的一生之後,秋天的巴黎,法國梧桐已經開始落葉了,

以往對巴黎的浪漫情懷中竟然有著很不捨這樣的天才的隕落的憤慨.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事多變,在時光流轉中,人會改變.

我想很多中年之後的人開起同學會心中一定會有許多感觸,

不可免俗的是比較起現實的一切.

但仔細的凝視,那往日的少年少女在時光的洪流中改變的還有未曾被改變的真的很有意思.

 

為人也是會變的,有一首古詩講"周公東征流言曰, 王莽禮賢下士時, 假如當時身先死, 一生真偽有誰知 "

這是在講如果為人處事在不同的時空下也是會改變的.

那更不要說感情了,玉婆伊莉莎白泰勒已經走了,我想如果要她按照順序

講出她一生愛過的人或嫁過的人,不一定記得清楚吧.

海誓山盟聽聽就好,效用有多久真的不知道.

 

Joan Baez的這首Diamond and Rust,歌詞曖昧,

我想像中的情節應該是她與傳說中的Bob Dylon有一段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情愫

但是這段感情就是那樣的曖昧多年,終究未能修成正果.

我的朋友告訴我她做了一個夢,夢裡面那個男人站在屋子裡的一個地方面向著她,

她在夢中心裡很激動,就是他,就是他沒有錯.他來了......

過了一陣子她在現實生活中遇見他了.郎才女貌的,但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又很近又很遠的距離,終究是沒能跨越出去.

 

我玩味著Dimond And Rust的歌詞,心中出現的版本是Diamond or Rust,

一段感情,是鑽石還是鐵鏽,也只有時間可以證明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GMHSbcd_qI

Well , I'll be damned Here comes your ghost again But that's not unusual It's just that the moon is full and you happened to call And here I sit, hand on the telephone Hearing a voice I'd known a couple of light years ago (away?) Heading straight for a fall As I remember your eyes were bluer than robin's eggs My poetry was lousy, you said "Where were you calling from?" "A booth in the Midwest" Ten years ago I bought you some cufflinks You brought me something We both know what memories can bring They bring diamond and rust Well, you burst on the scene were already a legend The unwatched phenomenon The original vagabond you strayed into my arms And there you stayed temporarily lost at sea The Madonna was yours for free Yes, the girl on the half shell Could keep you unharmed Now I see you standing with brown leaves falling all around Snow in your hair Now you're smiling out the window of that crummy hotel over Washington Square Our breath comes out white cloud mingles and hangs in the air Speaking strictly for me We both could've died then and there Now you're telling me you're not nostalgic Then give me another word for it You who're so good with words and it's keeping things vague Cause I need some of that vagueness now It's all come back too clearly Yes , I love you dearly And if you're offering me diamonds and rust I've already paid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吐司:敬!美味人生"是一部很值得玩味的電影.

改編自英國名廚Nigel Slater的自傳,在看了書之後再看電影.

很意外的是電影拍的很好.特別是配樂幾乎都是選Dusty Springfield的歌,

每一首都是那樣教人盪氣迴腸,動人心弦.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聽到她唱"You don't need to say you love me"之後多年,

心裡時常自動唱出這首歌的旋律.

今天想跟大家介紹這首歌If you go away",好美.....我回到70年代了.

"

 

 

If you go away on this summer day

Then you might as well take the sun away

All the birds that flew in the summer sky

When our love was new and our hearts were high

When the day was young and the night was long

And the moon stood still for the night bird's song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But if you stay, I'll make you a dayLike no day has been or will be againWe'll sail on the sun,

we'll ride on the rainWe'll talk to the trees and worship the windThen if you go,

 I'll understandLeave me just enough love to hold in my hand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Ne me quitte pasIl faut oublierTout peut s'oublierQui s'enfuit déjà


Oublier le tempsDes malentendusEt le temps perduA savoir comment


Oublier ces heuresQui tuaient parfoisA coups de pourquoiLe coeur du bonheur


Ne me quitte pas, ne me quitte pas, ne me quitte pas


But if you stay, I'll make you a nightLike no night has been or will be againI'll sail on your smile, I'll ride on your touchI'll talk to your eyes, that I love so muchThen if you go,

I'll understandLeave me just enough love to hold in my hand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as I know you mustThere'll be nothing left in this world to trustJust an empty room,

 full of empty spaceLike the empty look I see on your faceOh,

 I'd have been the shadow of your shadowIf it might have kept me by your side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if you go away

Please don't go away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找這首歌找了很久.

其實這種算是浪漫風的音樂,我是不會想要多聽的.

不過這首歌有我的人生故事.第一次聽到時是在車上,

那個晚上我們一群人下了班到天母的啤酒屋喝酒,

在那個還沒有酒後駕車的年代,喝完酒之後坐上了他的車,

這首歌,真是教人意亂情迷.

有好幾首英文歌都叫"Don't Say Goodnight",都很好聽.

但Jim Photoglo的這首歌一播,我的心彷彿回到20來歲的少年時光.

那時候花正好,月正圓,但揮揮手,我們告別了,今生不再相見...


建議你收藏這首歌,然後在某個氣氛很好的夜晚,

跟你的愛人一起輕擁著.....don't say good night,don't say good by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_bagj7M5Mw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即使對英文歌曲陌生的人,對Rod Steward的歌一定都不陌生,

幾乎很多歌都已經到了"芭樂"的程度,很多廣告歌都是他的歌.
我偏愛他這首Rhythm of My Heart,記得原版的卡帶裡,

一開始是蘇格蘭風笛的聲音,他嘶啞的歌聲唱著with the words I love you rolling of tongue 
唱得年輕的我感情激盪.

其實仔細看Rod Steward,如果他不是奇裝異服,

長得真的很像你會在倫敦街頭遇到的很普通的工人,

可是這個搖滾公雞就是看起來永遠都是新潮的可以隨便把到最正的妹的人.酷極了~


今天晚上我們聽一下這首歌,也許會觸動你....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十年代,在台北的師大路,雙城街有很多很有特色的Pub,從外國流浪到台灣的小樂團也很多.

我忘了那個樂團叫什麼名字了,甚至忘了那家Pub叫什麼名字,

只記得主唱是一個像John Lennon一樣是個留長髮,瘦瘦的,鼓手是一個強壯的褐髮壯男.

這首Stand By Me是當時的Pub每晚必唱的,當鼓聲響起的時候,Pub的氣氛就來了,

當時大家仍然非常的害羞,只能從眼睛中看到一點因為這首歌帶來的振奮感.

當然,這首容易朗朗上口又不容易遺忘的歌,早就是Pub和商場或是某些餐廳的芭樂歌了.

這首歌的原唱叫Ben E.King,如果你想聽聽看John Lennon或是其他人再翻唱的版本也可以,

不過老實說,John Lennon的江湖地位是非常崇高的,但他不應該唱這首讓我覺得他的嗓音是被雞強姦過一樣.


翻唱的歌手如果能夠超越原唱者,真的是很厲害的,許多年前李翊君和西卿同台演唱"苦海女神龍",
我在想,如果我是李翊君是不會有勇氣唱這首歌,更不會有勇氣跟西卿同台,
不過......我想現在年輕的孩子也忘了這兩個人是誰了......
近年來唱歌唱得最好的是楊宗緯,他能超越萬芳唱出"新不了情",
那真的是讓我為之拜倒.不過好像媒體不怎麼喜歡他,
他的演出機會和在樂團上的表現都不如他的歌聲一樣的驚人.

今晚,我們乘著Stand By Me這首歌回到年輕的時光,
那時候的你我還不明白香煙對身體健康的危害,丘丘合唱團已經啟發了我們可以組一個自己的樂團,
民歌手用吉他唱著流浪者的獨白,我們在昏黃的地下室改的Pub,曾經如此的青春與徬徨.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中的Pub是已經宣告死亡了,復活遙遙無期.

那個收了賄賂款的官員做夢也沒有想到吧,只是一個年輕男孩只是應邀前來表演一下火舞,就燒死了9個人以及一個產業.

不過搖滾永遠不會死,那象徵著自由意志的音樂,會一代又一代的流傳下去.
不管那個很糟糕的市長會幹多少年,他總是會有一天死掉的.
不管他如何打壓,搖滾永遠會繼續搖滾.


我是如此瘋狂的迷戀過David Bowie,那種迷戀是只要他對我招招手,
我就會乖乖前去任憑差遣的,特別是他唱Heroes的這場演唱會.唉......這把年紀了,
實在很害羞的承認,他隨便一個動作我都覺得令人目炫神迷.他的聲音竟然是那樣的......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所有的已知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

但是我並不喜歡David年輕一點的時候那個樣子,他現在的樣子真的好多了.
如果說Lady Gaga是現在年輕人的偶像,而且年輕人也欣賞Gaga那樣的奇裝異服,
我覺得David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是經典中的經典人物了,他著名的雌雄同體造型,
大概可以讓有變裝癖的男同志覺得得到認同.但老實說,我真的比較喜歡他穿西裝打領帶時表現出的英國風格.

還有他很瘦,瘦到讓我覺得他應該是吸毒一族的,不然就是英國惡名昭彰的食物導致他像衣索比亞來的.
不過.....我竟然意外的發現,原來我迷戀的男人類型通常都是又瘦又高的那種.也就是我的老伴那種.哈哈~

我好像在介紹我暗戀的情人一樣的介紹David Bowie,他遠在天邊,是不可觸摸的,
我不會想要見到他,不會想要親吻他,甚至不會想到他的演唱會場子裡尖叫.
他對我就像蘋果迷之於Steve Jobs吧,我猜......

如果你不是樂迷,也未曾叛逆,嘗試著聽一下David Bowie"很正常"的打扮和唱著這首"Heroes"吧.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不好意思的承認,我這把年紀的人聽Heavy Metal或是Rap,就是只有頭痛兩個字可以形容.....

可是今天晚上我需要一點這種音樂讓我不去想一些很煩的事情,音樂放的很大聲,讓聲音蓋過我的腦海裡的思潮洶湧.

我第一次知道主音樂團是在網路上,我一看名字就很高興,在聽了那麼多種不同形態的音樂之後,

竟然愛上福音歌曲,有許多歌讓我感動到痛哭流淚,像是主耶穌透過歌聲洗淨我的罪,這是聖歌所具有的很特別的能力.

我也曾把福音歌的樂譜給鋼琴老師彈,她彈呀彈的竟然是哭的希里嘩啦的.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

廣泛的定義一下,主音應該也算是福音樂團,只是這個樂團跟基督教的主要福音理念有一點不太一樣,
主音算是"抗議時事社會政治環保的樂團",而且他們的樂風是屬於會吵死我老人家的樂風.一點也不適合在吃飯時播放,
也不適合睡覺前聽,更不適合開車載著女孩子兜風時放,在老人家面前最好也不要放,特別是未來的丈母娘.
(我這樣寫,不知道會不會被陳恅諾罵我一句"x你媽媽"之類的)

不過,聽他和農村武裝青年的歌,真的很適合發洩從事社會運動的不滿,
因為要"X你娘"的事情太多了,用唱的唱出"恁爸聽你的X你娘",真是解氣啊.

我想如果你的年紀已經過了會崇拜蔡依林和周杰倫,也覺得那些所謂被包裝出來的流行歌手,
偶像明星實在是長相和歌曲都是很商業化的假惺惺,而且很剛好的你還有一點社會良知的話,那明天好了,
明天中午昏昏欲睡的時候,就勇敢的主音2011年唱的這首"禍延子孫"點下去.順便把衛生紙丟到垃圾桶的時候在心底偷罵一句"這個政府,我滴X你娘".

(主音樂團的Facebook是:https://www.facebook.com/tonictw)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週末的夜晚,你好嗎?
是在某個地方與朋友們喝杯啤酒歡聚?還是跟心愛的人共渡一個週末夜呢?
或者,就是靜靜的看一本可以讓你魂然忘我的書?

我先生一直覺得我很奇怪,怎麼好像沒有看我在聽音樂,

我做事情的時候需要很高度的專心,基本上是會進入一種禪定的境界
那時候只有我的心思意念在太空中浮沉.
他也覺得很奇怪怎麼沒有看到我在看電影,
我知道許多電影明星也知道許多只要描一眼就知道HBO上那部正在演出的電影是誰拍的?什麼劇情?什麼演員,那個橋段是最經典.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外星人告訴我的吧.
我不是那種很專業的Fans,可以如數家珍,又瘋狂不已的那種粉絲粉條.
我只是剛好有那麼多寂寞的日子.....

今天晚上,我突然想起很多個寂寞的日子,很多.....
20幾年前一個畫面突然跑到我的腦海裡,
我剛學會開車,從中港路開到沙鹿送她回家,
車上剛好開到FM96.3,朝著西邊的方向剛好是秋天吧
這首播出的Stranger on the Shore為秋天的黃昏配上最美的旋律
當時我們並沒有經歷過多少美麗的事物,
但這首曲子,讓我覺得這個世界總有值得留戀之處的美.

我們一起來聽這首曲子吧,這首曲子有畫面,
我的畫面是在黃昏的海灘上,他與我靜靜的坐著在椰子樹影下
我們沒有說話,彼此凝望著,他伸出手邀請我與他輕舞....

聽完告訴我,你的畫面是什麼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q075mDGwjs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跟Richard Clayderman 那首"夢中的婚禮(Mariage D'amour )"激勵過許多少男少女學會鋼琴一樣.

這首中文叫做"莎巴女王"的曲子,像在我的夢中迴旋又迴旋一樣的激勵我學彈琴.

你一定也聽過這首曲子,因為太多連續劇拿這首曲子當做背景音樂,
而劇情差不多都是男女主角相戀或是想念對方的時光.哈哈....

事實上,我會愛上這首曲子是因為小時候看過一本故事書叫作"洞窟女王",
英文書名叫做"SHE",不是那個台灣的女子團體SHE喔,
是指這位女王不能直指她的名字,而用"SHE"來代替.有的書翻譯成"魔窟女王",
作者是 (Henry Rider Haggard, 1856-1925).這本故事書的內容,說來讓人心碎,
一個神秘的女王堅信她的愛人會跨越時空復活而來,在等待了2000年之後,她的愛人真的來了......

我內心一直固執的認為莎巴女王這首曲子是為洞窟女王寫的.

莎巴女王在Sylvie Vartan的詮釋之下聽起來像是個多情渴愛的女子,

不像是一個有王者之風的女王,我比較喜歡的版本是純音樂,開頭用霹靂彈法的氣勢那種表現法,
不過很多人以為這首只是音樂而已,不知道有配上法文歌詞的版本.

哈...我的法文老師應該教我唱這首歌的.
而你應該為你的孩子買洞窟女王這本故事書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NlHCBt7IdU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