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接獲許多亂剪樹的案件,我請大家幫個忙,一起跟在地的政府打電話表示不喜歡樹被這樣亂剪.

目前計有苗栗竹南的照南國小.(Tsung-Yun Liu報案)
屏東的萬丹國中.(Josephine Kuo報案)
臺北市大同區,錦西公園(雙蓮國小對面)(由江江依潔報案)

具體上面我們得要花很多的力氣跟相關單位打交道,我們很遺憾通常在接到報案時慘劇都是已經發生了,而且打1999的效果在某些縣市是“無效的”.

我們列出一個清單,這是大家都可以做到的事情,然後我們會儘快地排時間去採取更積極的行動:
1.打電話給1999,越多人打越好.打1999會給報案編號,要留電話給1999,表示我們真的很在乎這個事情,請您放心不會因此變成是黑社會的名單.

2.如果是學校單位,請再打電話給學校找總務和校長,通常他們很多都是很混的,會回答的就是說包商說要這樣剪,我們要糾正他們的觀念,不能這樣剪,一來是很醜,二來是植物會受傷甚至死亡.(請找出我們的正確修樹圖)

3.向報社投訴

4.拍下照片以為佐證

5.傳訊息或貼文到我們的網站上來.

6.支持與參與我們的抗議行動

7.教育自己家的孩子和親人朋友愛護樹木的重要性.

8.任何保護樹木的事情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不要告別林口森林!〕 在黃絲帶飄揚、老榕樹枝葉輕輕擺動下,我們是真心希望林口的最後一片森林別消失!我們是真心希望,林口老樹不要走!能在原地陪孩子長長久久! 獻給愛樹愛森林的你、盼望台灣土地永續發展的你! 請不要再砍樹毀林、不要告別林口森林! --------------------------------- 518「不要告別林口森林」行動新聞稿全文: 選手村選錯地!拒絕雙北市砍樹毀林,不要告別林口森林! 北市府硬要把林口台地最後一片森林消滅、強行開發!對此我們感到強烈的憤慨與悲痛!我們要為林口10公頃的老樹林祈福,強烈反駁雙北市官員的蠻橫作為: 一、 林口森林是生命共同體、移植砍樹毀林 選手村廠商決標已過期,北市府卻動用救命錢,急著要把林口森林剷除,此舉已天怒人怨!連受保護老樹都不能在原地保留!我們再次強調,林口森林裡上千棵群樹,和土地、居民早已是生命共同體,是林口歷史記憶和地方特色,更是林口台地水土保持的重要屏障!最近豪雨使森林變成超大的天然滯洪池,證明有絕佳水土保持價值!但錯誤選手村卻蓋在土石流河谷上游,為此濫搞移植工程,就是在「砍樹毀林」!就是破壞水土搞愚民!林口不要告別林口森林! 二、 選手村選錯地、債留子孫 倫敦奧運選手村蓋在舊工業區,近五屆的世大運,有四屆都是以小坪數的學校宿舍作選手村,北市府卻花上百億蓋新建物只用17天,北市府不先協調使用學校宿舍、軍營等既有設施,還愚民說是「國際慣例」!匪夷所思的是,選手村要在土石流 河谷上游全面砍樹毀林,北市府竟強辯沒問題!且總面積逾10公頃,對環境衝擊極大,環保署為何讓北市府便宜行事免環評?雙北市府就是要聯手開發林口國有土地,但未來國庫的負債、環境惡果都要留給子孫承擔!天怒人怨代價慘重! 三、 雙北市共創爛攤、公民抵制 北市府完全罔顧永續環境和民意!新北市府繼續當幫兇!一旦選手村可以如此砍樹毀林,未來還有更多類似的破壞環境惡例會上演!我們民眾悲痛的是,林口台地最後一片40年、10公頃的老樹林、大綠肺,即將在台地上徹底消失,連變更公園用地都不給!更憤怒的是官員仍繼續大搞愚民,蠻橫硬幹!更別提選手村對未來環境的重大衝擊!我們呼籲大家未來用公民力量和選票來抵制砍樹毀林的劊子手、鴨霸亂搞的官員民代! 選手村選錯地!停止在土石流上游砍樹毀林!不要告別林口森林!立即終結選手村錯誤開發! -----------★〔究極!選手村問題一看就懂!〕http://goo.gl/aYvvk ★選手村哪裡有問題?★為何要搶救林口森林? 請見:http://goo.gl/9ZZc5 我愛城市森林 搶救林口森林綠地 台北市2017世大運選手村錯誤開發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點播一首堂娜的”還君明珠“,送給愛情.無謂對錯,只是把愛還諸天地,是一種的選擇.

那一年,我還是個小妹妹.

車先生是我的主管,四十來歲從軍中退役下來到民間的公司上班,為人正直認真,對新進的小朋友沒有擺出官威.
會計主任劉姐是老闆的親戚,大學的時候我的會計念的不算好,剛開始的左借右貸就借貸平衡這種基本的觀念就把我搞暈掉了.還好,我很快就認清我不是那種會拿著計算機仔細看數字的料.

有一天,在公司的陽台,我看到車先生和劉姐聊天,難以掩飾的眼神有一種愛慕在他們之間流動.他們兩個看到我來猛地下了一跳,我沒有說什麼,很快的就離開.這件事情,我沒有說出來.

沒多久,我到別家公司去了,有一天黃昏,車先生來找我,穿著黑色西裝的他使得原本瘦削的他看來更瘦了.

他像自言自語一樣的跟我說起她和劉姐的情事,他說劉姐好細心,皮夾裡面的發票都一張一張的整理乾淨,做事情有條不紊,人也溫柔.他說他的太太晚上睡覺時都要牽著他的手,他愛他的家庭。他不能也不敢跟劉姐再進一步,但是他說不能控制自己想念劉姐.劉姐也是一樣的心情,他苦惱著這個問題,需要有人傾訴.

我靜靜地聽,偶而表示贊同劉姐是個迷人的女性,肯定車太太的溫柔賢惠.
我知道他無意傷害他的家庭,甚至不會再讓關係有複雜化的機會.
我知道他是個有理智,肯負責任的男人.

但是愛情這種濾過性病毒,並沒有放過這樣的男人,也沒有放過謹慎到連發掉都要一張一張按照日期排列好的女人.

人海茫茫,來來去去的朋友很多,後來我沒有再遇過車先生和劉姐,我想他們的心中有過一段情事,幽幽渺渺,如山林中的霧,如海面上遙遠的彼端霞光.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雨天,看臉書上面的訊息,有一張照片讓我想起我的童年,我的童年住在鄉下,出產筍子的地方,於是我們得要切筍乾,扒筍絲曬筍茸,裝桶筍,縫竹葉給漁民當裝魚的簍底.

再大一點搬到小鎮上,做過削荸薺,剝蓮子皮和心,洗蓮藕.

這些其實沒有那麼不快樂,因為總是跟農產品為伍,再說,小孩子沒有玩具,做點小加工也很好玩,訓練手眼協調也不見得要玩具反斗城的玩具.

再大一點的時候是“家庭即工廠”,突然家裡的客廳搬來很多需要剪線的成衣,台語叫剪“線屎”.有時候要幫忙做穿燈飾的拉環那種簡單的加工.後來好像也做過鞋子的加工的一部分.不過,書還是得要唸的,那時候沒有補習這種東西.也沒有什麼才藝課程,小鎮上就是一戶人家有鋼琴,走過去的時候,看到黑黑亮亮的鋼琴,覺得好羨慕.

後來,我們開始進入少女時代,家裡的工作需要,請了很多工人,媽媽也不再有那些有的沒有的加工品可以做。但是每天得要準備很多工人的飯菜,我是媽媽的好幫手,我會洗菜,切菜,還有陪媽媽上菜市場買菜。

媽媽買菜的時候總是要繞整個市場很多間才要買,我覺得好累,為什麼不在最前面的那一家買一買就好了.等到我長大嫁為人婦諳於廚房種種時,我也有了繞了整個市場才買菜的習慣,因為菜市場是很容易踩到地雷的地方,只有有經驗的家庭主婦才知道如何避免買到中看不中用的菜.那時候,我已經會騎腳踏車了,我的任務很重大,我得幫忙提菜和把沈重的菜載回家,甚至可以載媽媽.

颱風來的時候,整個家裡都淹了水,桌子椅子在家裡載沉載浮,二樓也進了水,我得把水掃出去,橡皮艇來了,發給我們一些寫著營養口糧那種餅乾,那時候好像也沒有泡麵這種玩意.小孩子不知道這叫苦,馬路變成了水路,心裡卻直想上橡皮艇玩一玩.

我的青春期過得很辛苦,那時候的教育體制很奇怪,我們午睡醒來在下課以後的時間幾個女生在教室後面跳舞,那是剛開始接觸西洋音樂的年代,我從Inside of My GuitarWoman in LoveDreamFeelings….這些歌開始入門.而熱門的Disco剛開始,我們想要學跳舞,但是卻被打小報告打到訓導處,訓導主任一臉嚴肅地問我是不是在教室跳舞,說要叫我的媽媽來.

媽媽來了,覺得被叫到訓導處很丟臉,在訓導處罵我,狠狠的甩了我兩巴掌.鄉下的人,對於孩子“做錯事”“丟臉”,第一個反應是“教小孩給人家看,證明我們家是有家教的.

那時候甩耳光好像是家常便飯,有一天早上七點鐘,進到了校門,時間並不太早,也不太遲,七點半要到校,我很正常地進入校門,訓導主任的手下一個體育老師擔任“訓育組長”站在門口,我向他敬禮完以後他喊我過去他站的地方,左看看右看看,想要找出我身上一點不合格的地方,但是顯然我讓他很失望,我的頭髮是耳下一公分,沒有比較長一點,我的書包背的距離不太長也不太短,而且我的上衣也沒有把袖子捲起兩公分.

這樣的正常,讓他很錯愕吧,既然已經叫我了,沒有這麼簡單放過我,就打我兩巴掌叫我離開吧.

那時候還有一個被學生叫做“雞母珠“的老師,我們一個學年有20班,男生女生大概佔各半,好班幾班,壞班幾班我忘記了.但是一個學年大約有1000個學生,考試的排行要排全校的.我的成績不算很好,大概就是第56名左右,但是我被編到“壞班”,而且是第20.我不明白我怎麼會是“壞班”?我不會啊,我在鄉下唸小學的時候都是第一名啊,老師還有因為我功課很好帶我去斗六的天元莊玩過啊.

那時候雞母珠老師簡直是上帝派來磨難我的,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夠符合她的標準,我想過要自殺,也有想過要殺了她,在一整班的同學當中,她喜歡喊我的名字,更正我無數個“錯誤”,包括走路不能這樣走,上課時手不能放在下巴底下,唱校歌要大聲一點.

我開始懂得什麼叫“逃家”和“逃學”,我變成了會翹課的少女,而且我開始學會了抽香煙,我不喜歡香煙的味道,可是家裡的爸爸和訓導主任都會抽煙,特別是訓導主任在想說如何處罰我們衣服沒有穿好,把上衣拉出裙子外面時,會狠狠地抽上一根,思考怎麼樣的處罰比較有“創意”.

那時候我顯然的已經發展出“自尊心“這樣的高級情緒了,所以當被叫到訓導處的時候,要下樓梯經過男生班,男生喜歡一個一個站在樓梯口,我不喜歡經過那裡,但是沒有別的路可以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大我們一兩歲的男生已經懂得在樓梯那邊站著,幸運的時候可以看到女生的裙子底下穿什麼顏色的內褲.所以通常我們得要在裡面穿一條短褲才行.

青春期的女孩最容易犯糗的事情包括大姨媽不知道是哪一天會來,常常班上的同學,當然也包括我,褲子就溼了,紅色的血有時候會沾了椅子,好不嚇人.關於生理期的女孩該如何護衛自己的衛生和生理期的痛苦,國中的課程應該要教的,沒有人教,而家中的媽媽通常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女兒起口.再說,那時候的衛生棉好厚又不好用.

逃家和翹課其實是最好玩的時候,我一點都沒有後悔,那是我青春期最快樂的時光。雖然後來我才知道我有多幸運,沒有遇到把我騙去賣到私娼寮的大哥哥,也沒有遇到把砍掉手腳去當乞丐的叔叔,那個時候的社會好像還沒有這樣的人存在.所以我可以很快樂地騎著腳踏車在應該要上學的時間去公園和植物園裡看樹木.也感謝那時候的玩伴,他們同情我的遭遇,也收容我提供我美好的家庭的樣本讓我瞭解不是每個家庭都是充滿暴力和不諒解.

那時候我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勁,寫了一大堆文章投稿到校刊,而且每投必中,有一期的校刊扣掉校長的話和固定刊登的校園訊息,大概有一半是我的文章.我當然覺得這是一種榮譽,輔導室的主任找我,他親口對我用親切的話對我說,他說我“很有才華”長大以後要繼續寫,你以後可以超越林海音的.

對於這輔導老師說的這句話,我一輩子都記在心頭,雖然長大之後才知道自已所謂的才華是如此的有限,說到底,才華也是需要時間和金錢還有環境去培養的啊.那本校刊之所以登那麼多篇,大概是因為沒有人要投稿,好班的忙著補習和課後輔導,壞班的是沒有人想要鳥學校講了什麼.

國中畢業之前的三個月,雞母珠跑來找我,她說我的功課很好,雖然翹課很多,但是幸運的是考試沒有成為我的障礙,我還是全年級的100名以內,如果要調到好班去,她可以幫我安排.

我拒絕了她的好意,我想考上好高中,但是現在再去插進去那些乖女生的班級中,顯然已經不是我的好選擇,天知道大家對插班生和中途轉學進來的學生有多麼不友善和難以適應。所以,終究,我還是壞班的學生.這個“壞班”的編班,像是我從兒童進入少女時代的一種印記.一種傷害的印記吧.

雖然我得要等到很多年之後才明白,原來我們家沒有給老師紅包,也沒有辦法讓我補習,所以編進去壞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媽媽對於這種事情的敏感程度跟我對這個世界的變化的反應一樣的慢呢.

我的童年和少年就這樣過了,16歲離家唸書之後,再也沒有能夠回去那個家了.沒有了媽媽的家已經不再是家.而有一天回到小鎮,在路上,我遇到了那個在校門口無故打我一巴掌才讓我上學的訓育組長竟然跟我打招呼,我對他笑了笑,本來想要告訴他,你欠我一個巴掌,但是,我終究沒有那樣做.

因為我已經長大了,往日對我不公不義的對待,最後上帝給了我許多的祝福,祂教會了我如何原諒,教會了我如何用更高的層次看待問題的根源,教會了我有更多的同理心,也教會我如何善待自己.

我想雖然媽媽不懂得保護我,但終究還是愛我的,後來她還是讓我去唸高中,這在重男輕女的年代,在許多鄉下的同學國中畢業就得去工廠當女工的年代,我算是幸運的可以唸書。隔壁的麗香並沒有唸書的機會,她國中畢業以後去橋頭的加工廠上班,20歲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媽了.

媽媽和我共同渡過的歲月從此停格在記憶中,許多年來,我始終不能鼓起勇氣再回去看看那個我和媽媽曾經生活過的老房子,我以為只要我不回家,我就可以逃避母親已經不在的事實,她仍然在老家的廚房中東忙西忙,只要我願意,打開紗門後,我就可以看到媽媽煮菜的背影.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護養樹木簡易版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寫過一篇文章,內容是在闡述什麼叫做“砍樹思維”,這個類似哲學思想的用詞,並不是在說明“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是在2012年遇到台中市愛心家園以五大理由砍死32棵黑板樹之後所寫下的.

“所謂的砍樹思維是一種直線式的思考,是一種笨蛋的思維,是一種懶惰的思維,是一種傲慢的思維“

如果認真要舉例的話有一大堆,最近又發生了一個很經典完美的案例,就是高雄的曹公廟前的四棵老菩提樹被攔腰砍斷,看來這些樹木是活不了了,民眾覺得氣憤又傷心,一追查下去原來是高雄水利會的招牌被樹葉擋住,所以就發包出去叫人把樹給砍了.

我很納悶,怎麼水利會因為這四棵樹就會讓民眾找不到嗎?還是說他們的招牌改的地點很困難嗎?

他們不知道樹木很重要嗎?一棵大樹等於是一台35噸的冷氣,而所釋放的氧氣一年可以達到15公斤以上,吸收的二氧化碳更可達20公噸.(當然是看什麼樣的樹木),但是在地球暖化這麼嚴重的情況下,樹木顯然還是被冷落的議題,功臣當成是壞人在對待的.

或者我們只能從這個新聞得知,把招牌換個地方掛,應該會比把四棵樹砍掉會來的好,但是我們的公家機關的人員在通過了嚴格無比的考試之後進入了這個體制做事情之後,個個的腦袋瓜俱備的就是只有這種“砍樹思維”。

我看到一個部落格叫“藍山的花花世界”裡面提到幾個私人的業主要把樹木砍掉,找他來接案子,他心情非常的複雜,幫業主砍樹當然有錢可賺,但是那些樹砍掉了實在可惜,經過他的一番勸說和找到解決方案,業主非常高興的可以保留住樹木.這真的是好人一個,也是一個有腦袋瓜的人.大家有興趣可以上他的部落格看看.

http://tw.myblog.yahoo.com/lansan-lansan/article?mid=19450&prev=19632&l=f&fid=10

但是即使台灣的教育水準可以說亞洲地區最高的地方之一,但是有這種”砍樹思維”的人還是很多.2012年在台中市的綠川上游靠近火車站的部分有個秘境一般的地方,長滿了很多漂亮的樹,綠樹成蔭許多年,但是當地的居民覺得“很麻煩”,掃樹葉很麻煩,要剪枝很麻煩,樹木擋住陽光很麻煩,於是在里長的要求下把一整排的樹砍光了,由於這個地方靠近火車鐵軌不過20公尺,每天火車經過時的聲音原本被這些樹木吸收了不少,但是砍掉之後,原本的麻煩沒有了,但是夜夜難眠,除此之外,天氣變得很炎熱,特別是在夏天,原本涼爽可以讓小孩子在樹底下玩耍,大人可以在樹底下泡茶聊天納涼的地方沒有了.居民又表示後悔.

這世界不是每件事情都有後悔藥可以吃的,後悔也來不及了.你不能要求樹木就是乖乖的連個葉子都不能掉也不用照顧.

這個新聞由於我用關鍵字找不到,但是我去拍過現場,就是在復興路酒廠對面的鐵道旁邊,現場砍掉樹木的那幾戶,看來真的是有點悲哀.

儘管每天都在認真地呼籲大家要重視樹木的重要性,但是每天都可以看到有許多樹木很可憐的被不當的對待.

而更讓我頭痛的是,難道我們的教育只能教出“砍樹思維”的人嗎?

 

【壹電視報導】

高雄知名景點曹公廟前有四棵菩提樹,最近被民眾發現,被攔腰砍,留下一小截的樹幹,追問原因,才發現這菩提樹是旁邊的水利會種的,因為樹葉會擋住水利會的告示牌,所以找人把樹幹鋸斷,這樣的作法,讓附近的民眾都覺得很誇張。

http://www.nexttv.com.tw/news/realtime/local/10662942/菩提樹攔腰斬!%E3%80%80水利會扯「擋告示牌」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首歌曲讓老娘感動落淚~

有一天我走了,把我的骨灰撒在一棵樹下,這是對我最大的讚美~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樹在

詞:賴聲川、曲:陳志遠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
請你抬頭看,我的孩子,
茂盛的樹蔭 會讓你看見我的身軀
穿過樹葉的微風
會讓你聽見我的聲音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
請你向下看,我的孩子,
繁茂的樹根 會讓你看見歲月
穿過樹根往下探,
就能看見祖先

風帶來我的關懷
土帶來我的祝福
為了你,我的孩子,
我種下這一棵美麗的樹。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邊
請你望遠處看,我的孩子,
安詳的田園會
給我最大的欣慰
和平的大地
是我最大的安息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有笨蛋瞭解笨蛋~

關於菲律賓,老娘一直都沒有發出什麼聲音譴責,好像不像老娘的個性.
按照道理,所有的電視新聞和平面傳媒每天都以”洗版“的方式在熱烈報導了,有罵菲律賓的,也有按照慣例罵一下馬英九的,連一向很爛的外交部也被罵的很慘.但是老娘只有在之前呼籲一下不要遷怒菲律賓外勞和外傭而已.並沒有號召群眾投電腦從戎,甚至組織軍團去攻打菲律賓,這不是很奇怪,難道大家都不覺得老娘是不是轉性了還是另有高見?

你的懷疑是正確的.
老娘在事情的一開始,當然也是很生氣,開什麼玩笑,你用軍方等級的來打我們的漁船,這是土匪,強盜的行為,甚至嚴格一點來說是開戰的行為,老娘沒有跨過巴士海峽揍你個艾奎諾鼻青臉腫,老娘跟你姓.看到我們的馬英九總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和外交部長變成是翻譯人員,這個當然也要不免俗的想要你一言我一語的臭罵一番.

但是我瞭解菲律賓是怎麼一回事,也對於這個事情要怎麼樣才是可以在已經輸掉一條洪石城船長的命的情況下討回一個公道仔細去想想.那些什麼軍演啦,斷交啦,取消姐妹市之約啦,嗆聲啦,打外勞啦,駭客網戰啦,我覺得很多就是在演給我們自己看的戲,事實上你得要瞭解菲律賓,才能贏點什麼東西回來.

菲律賓派一個鄉長代表來談判這個不足為奇,要寫的道歉信都寫不好,也不會有人去抓兇手這都不奇怪,只要你瞭解菲律賓是個多爛的國家,你就會明白跟他們吵架也好,打仗也好,真的是很不是對手.你有沒有跟那種白痴吵過架?你有的話你就可以明白老娘在講什麼了。

菲律賓人地處熱帶,天性上面的樂觀和懶散,所以他們的官員如果跟你回答一個你很認真地問題時面帶微笑讓你生氣,那你真的是白氣了.他們連老木被強姦了,房子燒了都會面帶微笑,你能拿他怎麼辦?認真你就輸了.你去看艾奎諾的所有訪問影片,他如果臉臭臭的大概是想喝酒和睡覺了,不是在跟你認真聽議題.瞭解了嗎?

至於官員貪腐,百姓大多是愚蠢,受教去的程度很差,這是很無奈的,長年以來他們的貪腐文化實在是已經到了爛到不能再爛的程度,不然你想想看,怎麼可能他們有那麼多的島嶼的國家,他們的人民男男女女得要漂流在外去打工?你當真以為在國外打工很好玩啊?我在帛琉認識幾個菲律賓籍的廚師,男主廚Marco告訴我他們兩年才能回家一趟,他有三個小孩要養,一個月賺700塊美金,賺了錢就寄回家.他也很想家,可是沒有辦法,回到家鄉沒有飯吃.女主廚Maria說她有四個孩子,也是兩年才能見到媽媽一面,每次回家孩子都要認不得了.這可不是像我們的孩子到澳洲打工“尋求自我,體驗世界“喔.

貪污界最有名的當屬馬可仕總統夫人伊美黛那3000雙鞋子,那3000雙鞋被發現時從此讓蜈蚣型的女性有了另外一個代名詞,就叫做“伊美黛”。而他們也曾經選出艾斯特拉達這樣的人當總統,艾斯特拉達從前是主演英雄電影的大明星,每天晚上夜夜笙歌,要睡到下午才能起床“辦公”.這個電影明星總統的好日子很快就過完了.之後上任的雅羅育雖說是女性,貪起來也很要命.而且一幹總統還可以幹10年.一下來跟阿扁一樣就被關起來,但是雅羅育竟然還可以在被判刑之後又當選馬尼拉市長.

這些貪污的情形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反正我們台灣也沒有好到那邊去就不說嘴了.倒是一個國際事件就是香港的康泰旅行團的“馬尼拉事件“,那才真的叫人瞠目結舌,你要是去馬尼拉玩遇到一個被政府開除的瘋狂警察把你綁架起來跟政府談判,政府反而派出一堆軍警把你和警察一起殺掉,那時候香港人氣到半死,報紙和電視也是天天罵菲律賓,罵到喉嚨啞了都得去屈臣氏買爽喉糖。

前幾年有一位跟菲律賓關係匪淺的朋友跟我說起一件事情,他說他跟雅羅育的弟弟是老朋友,馬尼拉的市區可以劃一個區域裝設LED路燈表示一下馬尼拉也跟得上這個環保時代的潮流。

我說:那很好啊, 他說,裝LED的經費要1000萬美金,
我說:哇,1000萬美金很多錢耶,菲律賓政府有那麼多錢嗎?
他說:當然沒有.
我說:那錢要從哪邊來?
他說:跟台灣的銀行借,由台灣的銀行貸款1000萬美金給菲律賓政府.
我說:那台灣的銀行肯借嗎?
他笑一笑說:幾個立委在喬這個事情,這1000萬美金大致上分成3成是台灣喬事的 人分,3成是菲律賓那邊的人拿,3成是台灣LED廠這邊採購的成本.
我傻傻地問:那菲律賓政府會不會還錢給台灣的銀行?
他說:銀行不是每年都有合理的呆帳可以打消嗎?
我說:是吼.....那333之外的1可以分給我嗎?
他說:我拿到請你吃一客牛排還差不多.

我至今還沒有問我的朋友那一客牛排的下落如何。
但是菲律賓政府的貪瀆如果沒有台灣人的幫助,應該也是只能欺負一下他們自己的老百姓吧.這就是這個國家很爛的地方.

我之前說會講英文不是人生成功的要件,台灣與其花很多年的時間去推廣英文教學,不如好好地把基礎建設做好,教育制度做好,多強調技職教育,重視經濟發展,不要在那邊內耗講屁話得多,做事情的少,事情認真地去做,台灣才不會變成下一個菲律賓,不然你看菲律賓人都會講英文啊,他們還是窮到沒褲子穿,更不要說拿iphone了.

至於熱血的打仗嘛,聽起來很不錯,但是規矩上面不是這樣的,規矩上面是要先談判和交涉,而談判和交涉都需要一點時間的。前一段時間大陸那邊的民眾一到餐廳吃飯還是沒事坐著吹牛或上網,都義憤填膺地跟日本算起陳年老帳,各個想要去打日本,講是這樣講爽的啦,真的打起仗來,屍骨得堆積成山,萬一我們去打菲律賓被大陸看穿我們的手腳,什麼戰鬥機自己會去掉下來,大砲打不准,我們的海軍將領也都領海峽兩岸的雙薪,那大陸直接過來幫忙我們打一下菲律賓後要我們跟他們“統一”,那就慘了。

如果是老娘的話,我光是想到要跟菲律賓政府溝通就想乾脆消滅他們比較快,但是事情不能這樣幹.據老娘的觀點,只有笨蛋和壞蛋可以瞭解笨蛋和壞蛋,他們彼此惺惺相惜,可以當好朋友,當然彼此也可以瞭解對方的.我忽然間想到也許我們當初選馬英九這個國際上的權威雜誌The Economist認證過的bumbler是對的.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這樣的,儘管我非常努力的用我有限的才華每天Po圖或寫文章企圖引起社會上對我所訴求的護樹行動也好,或是醫療改革啦,動物保護,教育改革,空氣污染,假開發之名行貪污之實的事情啦,甚至連大家罵Makiyo和林益世我都努力參加,更不要說我也加入一些每天照三餐罵馬英九無能的社團.但是顯然的我的有限才華並未能得到廣泛地回響.

今天一位很有深度的朋友跟我討論一個議題,就是關於在臉書“如何Po圖或Po文來打動人心做社會關懷和公民覺醒“這些事情.

前一陣子,我的選區議員張耀中大人,他的臉書上面有4622 的朋友,平時出沒在他的臉書上面會按讚的大約100人之譜,會積極留言的大約30人左右.他每天早上很早起床,很晚睡覺,會向朋友問早道晚安和貼一些地方議題和社會關懷,但是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

可是有一天他Po了一張圖,是他跟大美女明星天心的合照,那張照片老實說天心也沒有露出人間胸器之類的,但是卻引來900個人在很快的時間按讚,是創在他的臉書成立以來最多人按讚的數字,我左看右看,這張照片除了天心長的正點以外,張議元是很規矩的沒有對她伸出鹹豬手之類的,沒啥搞頭.張議員Po的反核之類的文章是切身關係到自己生存大計的都沒有那麼多人啊~

我又仔細看了一下,大約按讚的人以男性選民居多.,而且這些選民顯然平時也有看到張耀中的臉書,只是覺得他的臉書有沒有正妹可以看,連順手按個讚都懶.

我突然領悟到了一個真理,就是....正妹是有效的臉書招來按讚的利器.

當然我也有體會到一些像“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笑到凍未條”之類的也很吸引人,那個宅男的精神領袖叫什麼朱學恆的,他的事業基礎不也是用辣妹的照片來成長的嗎?雖然我曾經為文表示不屑他的賺錢手法跟馬路口的金錢豹酒店的媽媽桑一樣.

由於我對這個事實感到太震撼,我念了大半輩子的書都讀到狗背上了,孔子都說“食色性也,人之大欲存焉”,這國小三年級背的都忘掉了.猛地裡打自己的頭.罵聲:白痴啊我~

前幾天由於教育界的長輩認為我不應該在網路上面罵“幹!林益世去死一死啦“之類的,或是我原本的大頭貼“幹!從前土匪在綠林深山,現在強盜在政府機關“,這實在太不雅了,這樣也無法吸引“知識份子”的認同,雖然我不太知道現在如何正確定義知識份子,而且顯然有幾位高級知識份子也不認同教育界長輩的說法,認為罵“幹”真是來得爽氣,直接,傳神,甚至怡人解氣至極.但是由於我一向尊師重道,所以只得含悲忍痛把我的大頭貼下架了.這簡直比限量的LV被小S搶先買走更令我悲痛.
 
老娘  

相片下架了,我得要找張來代替,我就想到我一看就會心花怒放的無敵可愛青春小姪女的相片,正當19芳華的她對自拍照片的研究簡直可以拿到博士學位,我就找她的照片來貼吧.一貼下去果然自己的心情也變得溫柔可愛起來了,跟原本兇巴巴的罵“幹”的形象顯然非常不同,雖然有朋友表示不習慣,但我還是勸她要含悲忍痛,為了台灣,為了地球,為了宇宙,就忍耐我的大頭貼吧.

講了老半天,沒講到重點,人老了都會這樣.

今天我表示我一張芒果的貼圖引來超過80個網友熱烈討論,紛紛表示對土芒果的熱愛,至於我慷慨激昂的護樹行動貼文哪怕是如此慘烈都少有人鳥我,不要說按一下分享鍵,連讚都省下來了.

這位才華洋溢的革命前輩對這個現象解釋說:“Angela的故事說明一件事,為了贏得網友的注意,我們(其實就是我啦)要學會優雅的說故事的能力,馬的(就是優雅不起來),特別是那種迷惑人心,感動涕零的那種!”

我說到張耀中議員的臉書觀察,他很快就hit the point說張耀中的故事,向我說明另外一個重要的觀念,他說:作社運的要抓準

「用故事迷惑人心」與「用肉體誘惑」與「開智啟蒙」的三位一體的關係!

於是他分享了這張法國浪漫主義大師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女神領導群眾」像給我,說明“三位一體“的關係。

自由女神  


在這幅名畫中的自由女神豐碩的酥胸半裸(肉體誘惑),她一手握槍(開啓智蒙),一手高舉三色旗(用故事迷惑人心)。她正在勇敢地領導人民前進去爭取勝利。

我一看到圖就懂了什麼叫做“三位一體”,即使是自由女神都難免要露出人間胸器,我竟然還對利用小姪女的天真美麗感到有罪咎感,放一張她的照片還解釋個老半天.我猛地想到自己那麼笨,忍不住罵“幹!“再巴自己的頭一下!

今天去教會,其實我很想問牧師,所謂的基督教義裡的“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觀念是不是就是今天這位革命先驅所說的?但是一看到牧師,我還是把問題吞下去,上回我對耶穌只顧著跟瑪莉亞聊天聊得很開心,馬大在廚房中忙得團團轉,瑪莉亞也沒有拿幫忙,最後抱怨一下還被耶穌唸了一頓這段記載感到對耶穌不解與不滿。(詳見路加福音38-42)這次在問這個問題,他一定會覺得我沒救了,努力為我的智商禱告.算了!不提也罷~

所以,這樣講了老半天,我說清楚了嗎?
說不清楚沒有關係,你明白我在講什麼就好!
我低頭跟腳底下等著我打完字的吾女西施小犬說“有機會為了搞革命,也露個奶幫媽媽的忙好嗎?“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