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之漠  
他告訴我,他不是冷漠以對,是用麻木和沈默抗議著這即將寂靜的春天。

這個地球的命運可能是掌握在哪個瘋子的手裡,他有核子彈。
他笑說台灣沒有核子彈,但是有恐怖的核電廠,這也算是我們的國防武器吧。

他說不只是砍樹木,他們蓋的房子將來沒有辦法還給天地,這裡注定要虛無荒涼。
 

他對我說抱歉,他說他很愛樹,他會在在末日之前好好的抱抱它們,跟它們說說話,或者拍拍照,留下美麗的樹影風情如同留下青春的姿態。

我說,我是傻瓜,我是追日的夸父,我理性的為文論述,兇悍的罵人罵政府,我低調地勸說,我感性委婉的訴求,甚至不爭氣地跪求.....

只因為,我想為未來的人留下樹木~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