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記~舊省府所在地南投縣中興新村

這個地方是很台灣很特別的地方,說來傷感,大部份的官舍已經人去渺渺,當年的風流人物已然跟藝品店裡的積滿灰塵的青花瓷一樣只得細數當年滄桑,歲月不斷的往前走著,在中興新村,時光的痕跡仍然清晰可循。

不知道是我念舊還是這裡有一種魔力,每次到了這邊,心情總會慢慢地沈澱下來,好像呼吸也變慢了,往事也變清晰了起來,省府路上面的小葉欖仁樹冠長滿了天空,菩提樹在春天的雨後也開始努力的長了嫩芽起來。

繞去吃一個冰淇淋加上一杯酸梅湯,隔壁的乾麵看起來好香,倒覺得有點可惜中午吃飽了。星期日的小販還是固守著攤位,賣氣球的和風箏的繽紛了翠綠的青草地。

走過荷塘,許多台高階相機像是武器般地對準了怯生生的蓮花,遠處走來的身影,讓我有當年年輕有為的宋楚瑜意氣風發的錯覺。

一棵巨大的印度橡膠樹把根騎過圍牆的爬出來,害我有點為它擔心了起來,這樣的放肆,不怕人家看不過眼的。到底當樹木是吃點虧的,不會叫也不會哭的,就懂得慢慢地長大,長大了給人家掉點枝幹當柴薪,秋天掉點葉子像是給不識情趣的瞎子做了俏媚眼,還被嫌麻煩了。

有幾棵外國來的Jacarenda開滿了紫色的花朵,這兩天下雨,地上倒是掉了一堆紫色的花,我在想像著這樹要是壯觀了起來,紫色的花朵鋪滿了小徑,那囂張了許久的櫻花怕是要低頭落寞了呢。

不過,聽說這裡的房子要被“重劃”掉了,將來要改成是精密科學園區,我一聽到“科學園區”不由得腳軟了起來,精密不精密不知道,科學不科學很難說,這地方要是變成是什麼電什麼光的工廠,那還得了?

小時候聽說樊梨花好厲害,會移山倒海,長大後才醒悟過來,其實是金錢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台東的美麗灣,蘭嶼的海洋,苗栗後龍的好山好水要變成殯葬區,中科四期要荒廢掉中部的農田....都是打著“開發”“建設”“科學園區”這樣的字眼去移山倒海。

走到營北路,我有心驚膽跳了起來,原以為在這裡的樹木不會慘遭毒手,至少現在還不會,看到一排美麗的樹又被剃了小平頭,不禁感到各縣市政府在這方面的預算 是不是多到消化不完呢。也不明白怎麼南頭人選給這個貪污的李朝卿竟然還不知悔改,還有一群人去歡迎他交保出來呢。我不知道我應該不應該習慣這樣的台灣,總 覺得像這樣的事情讓我有著一點荒謬的喜感,哭不得,笑不得。

說來也怪了,台灣的高官都是得要經過層層的考試,技術官僚也得要考過一大堆專業科目的,至少要考過這一題佔25分的題目“在全球化的潮流下,各國政府彼此 之間競相師法彼此的治理模式,論者或為此極為標竿學習Banchmanking的管理模式,是問標竿學習對政府再造有何重要啓示?”怎麼連樹木這種不會動 的東西都管不好?

照片中營北路兩旁的樹木都是理著大平頭,像極了要去當兵的阿明,原本可是綽約的風姿,變成了這樣,倒覺得這樹自卑的讓不忍心了。

中興新村的樹木也慘遭毒手  

Angela Chang寫於2013年4月28日星期天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