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播一首堂娜的”還君明珠“,送給愛情.無謂對錯,只是把愛還諸天地,是一種的選擇.

那一年,我還是個小妹妹.

車先生是我的主管,四十來歲從軍中退役下來到民間的公司上班,為人正直認真,對新進的小朋友沒有擺出官威.
會計主任劉姐是老闆的親戚,大學的時候我的會計念的不算好,剛開始的左借右貸就借貸平衡這種基本的觀念就把我搞暈掉了.還好,我很快就認清我不是那種會拿著計算機仔細看數字的料.

有一天,在公司的陽台,我看到車先生和劉姐聊天,難以掩飾的眼神有一種愛慕在他們之間流動.他們兩個看到我來猛地下了一跳,我沒有說什麼,很快的就離開.這件事情,我沒有說出來.

沒多久,我到別家公司去了,有一天黃昏,車先生來找我,穿著黑色西裝的他使得原本瘦削的他看來更瘦了.

他像自言自語一樣的跟我說起她和劉姐的情事,他說劉姐好細心,皮夾裡面的發票都一張一張的整理乾淨,做事情有條不紊,人也溫柔.他說他的太太晚上睡覺時都要牽著他的手,他愛他的家庭。他不能也不敢跟劉姐再進一步,但是他說不能控制自己想念劉姐.劉姐也是一樣的心情,他苦惱著這個問題,需要有人傾訴.

我靜靜地聽,偶而表示贊同劉姐是個迷人的女性,肯定車太太的溫柔賢惠.
我知道他無意傷害他的家庭,甚至不會再讓關係有複雜化的機會.
我知道他是個有理智,肯負責任的男人.

但是愛情這種濾過性病毒,並沒有放過這樣的男人,也沒有放過謹慎到連發掉都要一張一張按照日期排列好的女人.

人海茫茫,來來去去的朋友很多,後來我沒有再遇過車先生和劉姐,我想他們的心中有過一段情事,幽幽渺渺,如山林中的霧,如海面上遙遠的彼端霞光.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