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邊遇到了一顆大葉欖仁樹.

抬起頭來看看葉子,春天的時候看到它,正是嫩綠的時候,不知不覺時序已經到了蟬聲鳴叫的夏天.

大葉欖仁不容易生病,而且原本以為這是"外果樹",沒想到這是真正的原生種.

小時候我家旁邊有一棵這樣的樹,我一直以為果實就是橄欖,齊豫唱的夢中追求的橄欖樹就是這個樹.後來知道了真相,倒是覺得當年三毛不用去西班牙哩,這個樹長得可美的.

有一回在一家蔬食餐廳用餐,廚師端出一道菜,用的容器是大業山欖的葉子,我特別問了廚師葉子從哪邊來,廚師說是農家撿拾落葉,洗乾淨之後送來的.聽得我鬆了一口氣,他說只有拿到一些,過了季節也就沒有了.

今天我又遇到大葉欖仁,想起在江翠國中的外牆邊行道樹上有幾棵.那時候四月份下著雨,我撐著傘去看在樹上的潘翰疆,抬頭也看到嫩綠的欖仁葉.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晚上有一點淡淡的愁,也許是因為那些樹已經不在了.而我們的世界仍然在轟隆隆地轉動著.

圖文:Angela Chang
Photo: 在路邊遇到了一顆大葉欖仁樹.

抬起頭來看看葉子,春天的時候看到它,正是嫩綠的時候,不知不覺時序已經到了蟬聲鳴叫的夏天.

大葉欖仁不容易生病,而且原本以為這是"外果樹",沒想到這是真正的原生種.

小時候我家旁邊有一棵這樣的樹,我一直以為果實就是橄欖,齊豫唱的夢中追求的橄欖樹就是這個樹.後來知道了真相,倒是覺得當年三毛不用去西班牙哩,這個樹長得可美的.

有一回在一家蔬食餐廳用餐,廚師端出一道菜,用的容器是大業山欖的葉子,我特別問了廚師葉子從哪邊來,廚師說是農家撿拾落葉,洗乾淨之後送來的.聽得我鬆了一口氣,他說只有拿到一些,過了季節也就沒有了.

今天我又遇到大葉欖仁,想起在江翠國中的外牆邊行道樹上有幾棵.那時候四月份下著雨,我撐著傘去看在樹上的潘翰疆,抬頭也看到嫩綠的欖仁葉.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晚上有一點淡淡的愁,也許是因為那些樹已經不在了.而我們的世界仍然在轟隆隆地轉動著.

圖文:Angela Chang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