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護樹團體聯盟聲援大埔事件~

這是一篇台灣近幾年爭議不斷的土地正義問題的一篇Q&A,作者試圖以柏拉圖的對話錄這樣的形態表達關於這個議題的對立衝突與值得雙方彼此瞭解的地方.但願大埔事件不要演變成政府以展現公權力為由,傷害了台灣人民的心以及5000年來好不好容易爭取來的民主自由!

~~~~~~~~~~~~~~~~~~~~~~~~~~~
文章:我的進逼與她的還擊
作者:Angela Chang

我不是故意,但我得像個拳擊台上的選手出招把他擊倒。

我問:「很多人都說你們大埔這幾戶這樣抗爭是為了跟政府拿多點補償金?」

她說:「我不要補償金,只要政府不要拆房子!」

我問:「經濟要發展,土地需要重劃,你們這樣不是在阻礙經濟發展嗎?」

她說:「經濟發展是發展財團的經濟,不是我們老百姓的經濟,土地重劃的遊戲規則如果你以為很正義,那你太天真,你難道不知道多少土地重劃的花樣嗎?講一個給你聽就好,政府一坪7000塊跟我們徵收,轉手賣給財團10萬塊,這叫正義嗎?你不知道這些農地的土方利益嗎?」

我問:「那馬路要拓寬,拆掉你們張藥房讓馬路更好走不是更好,人家捐地造橋鋪路的都可以,怎麼就是這個張藥房不行?政府又不是不給你們補償金!」

她說:「你也同情一下張藥房好不好?他們家一直被徵收,徵收到只剩下6坪的空間可以安身立命,你把這6坪拆到剩下0.3坪要怎麼住人?再說補償金也不過就是那幾萬塊,買瓷磚都不夠啊.你看看這個店面就是這麼小一間要養活一家大小,你說的是錢好像賺的很容易,他們哭天搶地的就只是想要求過個小日子,你還不給他們過?」

我問:「那你們還說不是為了錢?給多一點錢不就可以了嗎?怎麼政府不肯給?」

她說:「你忘記了,不要拆就不用給錢啊!那個共產黨拆人家房子都還會給個合理的補償金或是蓋新房子還人家,怎麼國民黨就不用給?世界上有這種道理嗎?換做是你家怎麼辦?」

我問:「那麼多人領了補償金走了,怎麼你們不領一領再去另起爐灶?這樣抗爭也很累不是嗎?你們也害很多挺妳們的人來吹風曬日的。」

她說:「你就講到重點了,很多人是沒有力氣再跟這個政府戰下去,你以為他們甘願嗎?一邊領一邊幹譙得有多少?你去問看看哪個跟政府歌功頌德說拆他們家的房子拆得好,毀壞他們家的田裡莊稼毀的好?」

她嘆口氣:「如果不是有很多地方都像我們這樣有這種問題,那他們也不會來這裡聲援,苗栗縣政府要是可以好好地派代表溝通,你看我們會抗議嗎?他們一來就強欺弱,白紙寫黑字的公文都可以不算數,連副總統講話都會像白海豚一樣轉彎,那你不怕下一個就拆掉你們家嗎?」說畢,她眼淚含眶的跟聲援的朋友鞠躬.

我沒有放過她!

我問: 「後龍那邊的土地仲介說你們不知道去聽了誰的煽動,該去領補償金的時候故意不領,還說你們明明知道什麼時候要去徵收還故意種稻子貪政府的小便宜。而且那也不是劉政鴻縣長指使的,是代理縣長簽的公文,那時候劉政鴻出國去不是嗎?」

(我知道她眼睛已經放大,呼吸急促,教養良好的她想要罵我三字經了.)

她說:「沒有人煽動我們,這樣講話太過分。土地本來就是我們的,我們要種田,我們不要領補償金。那個仲介就是炒賣地皮的利益共同體,他們怎麼可能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劉政鴻這樣推卸責任嗎?」她搖搖頭…..

我問: 「土地仲介說劉政鴻來當縣長以後,苗栗開始發展了,馬路開始拓寬,連台北都有很多人下來看地買地啊,最近很多地主和投資客都賺翻了,你們不會覺得是你們自己笨到不會去賺嗎?而且當年竹北那些被徵收的地主也有很多就是拿了補償金一起合作再去桃園青埔那邊再炒一次地皮,人家竹北人多聰明,怎麼你們竹南這些人就是想不開?」

她說:「你又說到重點了!憑什麼他們徵收土地,重劃土地,我們的土地沒有了,可以種菜種花的田沒有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而他們那些投資客炒賣地皮發財了就是算發展經濟?這算哪門子的發展經濟?哪門子的正義?」

我問:「那個仲介公司的女經理說有個70幾歲的老農還很高興她幫忙把一甲地賣出去,她說老農說這些地都不能耕種,他的媳婦還跟我說他們種出來的地瓜都像手指頭那麼小,不拿來蓋工廠要幹什麼?而且這邊有工廠,很多人就有工作啊,再說新蓋的房子比你們這些舊舊的房子還要漂亮整齊耶。」

她說:「你去網路上面看看Youtube啦,我們種出來的稻子又香又甜,那些炒地皮的是吃鋼筋啃水泥就飽了,不用吃飯,不用吃菜啦。那個老農,哪個老農?這世界上敗家子還嫌不夠多嗎?」

我以為她會被我拳拳見血的問題苦苦相逼之下崩潰掉,或者想要動手打我了,但是她沒有!

她說: 「你知道嗎?如果我們的土地政策就是假發展經濟之名去蓋工廠,搞汙染空氣,汙染水源,汙染土地,就像高雄林園工業區那樣,連下雨時噴到雨滴都會讓皮膚紅腫發癢眼睛痛,那就是你們想要的嗎?台北不是也一樣嗎?下下來的雨是酸雨,不要告訴我有多”有機”,空氣污染的話,也不是當總統副總統就不用呼吸的。」

「我們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我們珍惜這裡的環境,雖然房子舊了,但是我們不隨便浪費物資,這難道不是也是你們說的環保嘛?有一天,我真的希望那些苦逼我們的人吃一碗水泥扮鋼筋看看!」

我問:「那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嘛,這個姓劉的縣長不拆,下一個也會來拆,今天不拆,明天也會來拆,你們想怎麼樣?」

她想了很久反問我: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說:「是不是苗栗縣政府當初沒有好好的溝通,就是很傲慢地認為你們一定會配合的?」

她說: 「為什麼大家都那麼義憤填膺?為什麼那麼多人來聲援?」

不知不覺被反問了!糟糕!

我說: 「台灣確實有很多地方有土地正義和居住正義的問題。」

她點點頭補充了一句:「還有總統,副總統,縣長這些人的誠信問題!」
Photo: 台灣護樹團體聯盟聲援大埔事件~

這是一篇台灣近幾年爭議不斷的土地正義問題的一篇Q&A,作者試圖以柏拉圖的對話錄這樣的形態表達關於這個議題的對立衝突與值得雙方彼此瞭解的地方.但願大埔事件不要演變成政府以展現公權力為由,傷害了台灣人民的心以及5000年來好不好容易爭取來的民主自由!

~~~~~~~~~~~~~~~~~~~~~~~~~~~
文章:我的進逼與她的還擊
作者:Angela Chang

我不是故意,但我得像個拳擊台上的選手出招把他擊倒。

我問:「很多人都說你們大埔這幾戶這樣抗爭是為了跟政府拿多點補償金?」

她說:「我不要補償金,只要政府不要拆房子!」

我問:「經濟要發展,土地需要重劃,你們這樣不是在阻礙經濟發展嗎?」

她說:「經濟發展是發展財團的經濟,不是我們老百姓的經濟,土地重劃的遊戲規則如果你以為很正義,那你太天真,你難道不知道多少土地重劃的花樣嗎?講一個給你聽就好,政府一坪7000塊跟我們徵收,轉手賣給財團10萬塊,這叫正義嗎?你不知道這些農地的土方利益嗎?」

我問:「那馬路要拓寬,拆掉你們張藥房讓馬路更好走不是更好,人家捐地造橋鋪路的都可以,怎麼就是這個張藥房不行?政府又不是不給你們補償金!」

她說:「你也同情一下張藥房好不好?他們家一直被徵收,徵收到只剩下6坪的空間可以安身立命,你把這6坪拆到剩下0.3坪要怎麼住人?再說補償金也不過就是那幾萬塊,買瓷磚都不夠啊.你看看這個店面就是這麼小一間要養活一家大小,你說的是錢好像賺的很容易,他們哭天搶地的就只是想要求過個小日子,你還不給他們過?」

我問:「那你們還說不是為了錢?給多一點錢不就可以了嗎?怎麼政府不肯給?」

她說:「你忘記了,不要拆就不用給錢啊!那個共產黨拆人家房子都還會給個合理的補償金或是蓋新房子還人家,怎麼國民黨就不用給?世界上有這種道理嗎?換做是你家怎麼辦?」

我問:「那麼多人領了補償金走了,怎麼你們不領一領再去另起爐灶?這樣抗爭也很累不是嗎?你們也害很多挺妳們的人來吹風曬日的。」

她說:「你就講到重點了,很多人是沒有力氣再跟這個政府戰下去,你以為他們甘願嗎?一邊領一邊幹譙得有多少?你去問看看哪個跟政府歌功頌德說拆他們家的房子拆得好,毀壞他們家的田裡莊稼毀的好?」

她嘆口氣:「如果不是有很多地方都像我們這樣有這種問題,那他們也不會來這裡聲援,苗栗縣政府要是可以好好地派代表溝通,你看我們會抗議嗎?他們一來就強欺弱,白紙寫黑字的公文都可以不算數,連副總統講話都會像白海豚一樣轉彎,那你不怕下一個就拆掉你們家嗎?」說畢,她眼淚含眶的跟聲援的朋友鞠躬.

我沒有放過她!

我問: 「後龍那邊的土地仲介說你們不知道去聽了誰的煽動,該去領補償金的時候故意不領,還說你們明明知道什麼時候要去徵收還故意種稻子貪政府的小便宜。而且那也不是劉政鴻縣長指使的,是代理縣長簽的公文,那時候劉政鴻出國去不是嗎?」

(我知道她眼睛已經放大,呼吸急促,教養良好的她想要罵我三字經了.)

她說:「沒有人煽動我們,這樣講話太過分。土地本來就是我們的,我們要種田,我們不要領補償金。那個仲介就是炒賣地皮的利益共同體,他們怎麼可能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劉政鴻這樣推卸責任嗎?」她搖搖頭…..

我問: 「土地仲介說劉政鴻來當縣長以後,苗栗開始發展了,馬路開始拓寬,連台北都有很多人下來看地買地啊,最近很多地主和投資客都賺翻了,你們不會覺得是你們自己笨到不會去賺嗎?而且當年竹北那些被徵收的地主也有很多就是拿了補償金一起合作再去桃園青埔那邊再炒一次地皮,人家竹北人多聰明,怎麼你們竹南這些人就是想不開?」

她說:「你又說到重點了!憑什麼他們徵收土地,重劃土地,我們的土地沒有了,可以種菜種花的田沒有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而他們那些投資客炒賣地皮發財了就是算發展經濟?這算哪門子的發展經濟?哪門子的正義?」

我問:「那個仲介公司的女經理說有個70幾歲的老農還很高興她幫忙把一甲地賣出去,她說老農說這些地都不能耕種,他的媳婦還跟我說他們種出來的地瓜都像手指頭那麼小,不拿來蓋工廠要幹什麼?而且這邊有工廠,很多人就有工作啊,再說新蓋的房子比你們這些舊舊的房子還要漂亮整齊耶。」

她說:「你去網路上面看看Youtube啦,我們種出來的稻子又香又甜,那些炒地皮的是吃鋼筋啃水泥就飽了,不用吃飯,不用吃菜啦。那個老農,哪個老農?這世界上敗家子還嫌不夠多嗎?」

我以為她會被我拳拳見血的問題苦苦相逼之下崩潰掉,或者想要動手打我了,但是她沒有!

她說: 「你知道嗎?如果我們的土地政策就是假發展經濟之名去蓋工廠,搞汙染空氣,汙染水源,汙染土地,就像高雄林園工業區那樣,連下雨時噴到雨滴都會讓皮膚紅腫發癢眼睛痛,那就是你們想要的嗎?台北不是也一樣嗎?下下來的雨是酸雨,不要告訴我有多”有機”,空氣污染的話,也不是當總統副總統就不用呼吸的。」

「我們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我們珍惜這裡的環境,雖然房子舊了,但是我們不隨便浪費物資,這難道不是也是你們說的環保嘛?有一天,我真的希望那些苦逼我們的人吃一碗水泥扮鋼筋看看!」

我問:「那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嘛,這個姓劉的縣長不拆,下一個也會來拆,今天不拆,明天也會來拆,你們想怎麼樣?」

她想了很久反問我: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說:「是不是苗栗縣政府當初沒有好好的溝通,就是很傲慢地認為你們一定會配合的?」

她說: 「為什麼大家都那麼義憤填膺?為什麼那麼多人來聲援?」

不知不覺被反問了!糟糕!

我說: 「台灣確實有很多地方有土地正義和居住正義的問題。」

 她點點頭補充了一句:「還有總統,副總統,縣長這些人的誠信問題!」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