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裡的桌上一杯紅酒,特別安裝的兩個喇叭傳來La Leggenda del Pianista sull'Oceano這部電影的配樂,她說EnnioMorricone的音樂很大器,適合今天晚上的意大利菜,桌上擺著Medium Bow Ties、番茄、洋蔥、蒜頭、鮮蝦、彩椒、緹魚、橄欖……還有一瓶要命的貴的Balsamic醋。

 

那妳煎牛排時放什麼音樂?

她哈哈大笑:應該要放比才的卡門,鬥牛士之歌要唱完時牛排要剛好煎到五分熟。

 

那揉麵團時要放什麼音樂?

她篤定地說:揉麵團是做苦工,要充滿愛心的揉揉捏捏,所以適合自己一邊揉一邊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這樣麵糰才會乖乖地長大。

 

我頑皮地問起那煲湯呢?

 

她在香港多年,但講起廣東話還是怪腔怪調的。

廣東人除了黃大仙以外是民間信仰的傳承。這講究明火慢偎的靚湯可是維繫夫妻和諧婆媳關係、親子溝通不可或缺的。相信如果沒有了明火靚湯,離婚率會飆升到百分之五十之高。

 

那妳該不會是邊煲湯邊唱廣東小調吧?我的腦袋瓜裡突然響起呂珊唱“恨綿綿”的聲音。

 

她突然神秘的說:煲湯這種事是分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季節不同得講究放不一樣的,不過煲個湯得好幾個小時,給湯聽聽全套的交響情人夢也很恰當,讓湯料水裡來火裡去的熬出一生風霜後的精彩。

 

她補充的說:不過天麻燉魚頭時連放張德蘭和徐小鳳的煮起來最好喝。

 

那煮台菜的時候呢?妳該不會是放江蕙的「家後」吧?

 

她哈哈大笑了起來  照妳的說法做紅燒豬肉的時候聽蔡小虎,煮苦瓜排骨湯的時候聽蔡秋鳳,那煮麻油雞的時候聽陳小雲,用快鍋煮豬腳的時候要請謝金燕唱「嗶嗶嗶」,趕著上菜要播黃妃唱的「追追追」,煎魚的時候要想到洪榮宏的「行船人的愛」。

 

我接口說煎豆腐跟鳳飛飛很搭,滷肉燥則非要伍佰不可!

她問:為什麼要伍佰?

我得意地說因為滷肉燥是台式搖滾啊!

 

不過我突然想不起炒青菜要聽什麼?老媽的桌上美餐一定會擺上新鮮青翠現炒的菜,高麗菜、A菜、空心菜、地瓜葉…….四季不同,餐餐不缺。

 

她拿出台灣樂團「農村武裝青年」的專輯播放,很認真的說:炒青菜聽聽蔡琴還是蔡依林的好了,我問為什麼?她很妙的回答「她們都姓蔡啊」。我們哈哈大笑起來,她拍拍我的肩膀彷佛我受到嚴重的驚嚇,其實我是被她的冷笑話驚嚇到想從椅子上掉下來。

 

她說煮飯時要聽一下「農村武裝青年」的專輯!說著說著,她哼起了其中一首歌裡的「阮不願再種田啦」,重複地唱了很多遍,她說越唱會越有力量,比周杰倫的音樂好聽多了!

  

妳真的不聽周杰倫的?

她回答:我很高興我不需要為了討好年輕人假裝我聽得懂。

可是妳架上還是有張懸、楊宗緯、蘇打綠、陳奕迅……的歌啊?

她說:有些不錯,有一些是不小心買的。

那為什麼就是沒有周杰倫的?

她回答得妙:我也研究過這個問題,他的歌像Ferran Adria分子廚藝,而我的廚藝水準和欣賞食物的水準還不到那個境界。

 

她說真正燒菜時其實才沒有那種閒功夫去換CD聽呢,大多數的時間做備料的工作時腦子裡一片空白,整個廚房一片靜謐很適合進入禪定的境界,有時候專注起來達到物我兩忘的境界,在廚房裡不僅療癒效果十足,有時摸著這些美麗又新鮮的蔬菜水果和魚肉蝦貝,她會讚美這全能的上帝真是恩典與榮耀,她說如果不是有造物主,怎麼可能會有這樣佳美的食材,那個達爾文自己是猴子變來的,我可不是。

 

哇!這麼誇張,又是禪定又是療癒還會感動到可以用食材去證道。很多人不願意進廚房沾染那油煙之氣呢,現在外食供應的種類又多又方便,我的女朋友們十個有九個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神。

 

我看她的書架上的琳琅滿目的CD,從David Bowie領軍的幾百張搖滾音樂、Louis Armstrong帶頭的爵士樂、吉他之神Eric Clapton、朗朗的鋼琴演奏會、還有讓我看了不勝唏噓的Whitney HoustonMichal Jackson的流行樂,封套上面還有王夢麟在變成胖的不像話之前拍得沙龍照當封面的民歌全集、帕華洛帝與朋友們的演唱會現場錄音、恰克與飛鳥、江蕙、蔡琴、許景淳、丘丘合唱團、李宗盛、羅大佑、Vonda Shepard唱的全套Ally McBeal主題曲,Édith Piaf玫瑰人生那套專輯,看到這些CD 我又不免一絲惆悵和驚喜交集。惆悵的是一到KTV點這些歌馬上就被小鬼們噓,說我們是老KK了。驚喜的是這些音樂陪過我們走過苦澀的青春時代。

  

可是不止這些,琳琅滿目的什麼Andrew Lloyd Webber的,洪榮宏的專輯、俄羅斯民謠、連宋祖英都有,我一聽她的聲音就頭皮發麻,我在猜想這該不會是燒湖南菜在用的吧。

 

我問她:妳的音樂品味好複雜?妳到底最喜歡什麼音樂?

她說:複雜就是我的品味啊,誰能整天聽同樣的風格的歌不抓狂?

我想到我阿公的葬禮期間每天都放「南無阿彌陀佛」的錄音帶,唱來唱去就是那一句,聽得我腦神經衰弱,連睡覺時都被那個聲音給纏繞住了一樣,這真的是很恐怖的經驗。

 

那煮菜呢?妳最喜歡哪一國的料理?

她想了很久:很難排行耶,個個都是我的愛啊。

那妳最會做哪一國的料理?

她皺起眉頭:我不知道耶,多少都會做一些吧。

那妳精通什麼派系還是國家的菜呢?

她說:每種都玩過一段時間。

 

我環顧廚房架上,櫃子像個小型的City Super還有冰箱裡的瓶瓶罐罐。

我說:總有特別鍾愛的吧?

她拿起酒杯來一飲而盡!

瞪著眼睛問我:妳覺得楊過、張無忌、令狐沖的絕世武功都只有師傅教的嗎?

 

我忽然間明白了,她喜歡的音樂和食物都表現出了她複雜的性格和多元的興趣。在廚房裡,我們無法掩飾自己。

 

她拿出一瓶酒櫃裡一瓶MUSKOKA酒廠釀的冬季啤酒Double Chocolate Cranberry Stout(雙倍巧克力蔓越莓司陶特黑啤酒),我驚呼她武功高強至極,連精釀啤酒都懂,她笑咪咪的說:鮮釀啤酒是我的舊愛了,這是我的新歡。

 

他順手拿起開瓶器,抓了架上的啤酒杯,滿上了兩杯,捲起袖子穿上圍裙,在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歌聲中,我們充滿搖滾精神的開始洗起了蕃茄。

  



 

 

, , , , ,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