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我們的结婚纪念日要去哪裡慶祝?”

妻子:當然要去我們沒有去過的地方啊!”
  

丈夫:“那太好了,我們去厨房過吧。

~~~~~~~~~~~~~~~~~~~~~~~~~~~~~~~~~~

 

不久前她美麗的臉龐上寫著憔悴和憂慮,看了讓人不捨。

今天她神采飛揚中帶著害羞的神情,緊緊握住我的手謝謝我,跟我說起她的迷迭香雞排倍受讚美的喜悅。

 

寧靜嫁人之前沒有進過廚房,初嫁進門時在婆家進廚房鬧了幾個笑話之後就坐起君子來遠庖廚了。

 

其實寧靜倒是曾經認真地去報名參加烹飪班,不過小兩口工作一忙加上兒子和女兒三年內來一起來報到,煮菜這回事就馬馬虎虎應付過去,一個星期倒是在家中開伙的次數不到兩次,小孩上小學之後有幾年的時間竟是廚房一塵不染,除了燒開水,微波一點冷凍食品,切切水果之外,廚房一點用武之地都沒有。偶而婆婆來探望時拿魚拿肉拿菜什麼的,寧靜一看頭就很痛,通常她的腸胃炎,偏頭痛以及全身過敏都是在這時候發生的。

 

當然有時興致一來想開伙,油鹽醬料一應俱缺,那個想燒菜的興致馬上就不見了,只得喊小寶貝們Google一下最近部落客有沒有貼什麼好吃的餐廳可以去探險,再不然就是自助餐,小麵攤,隨便解決一餐也就算了。

 

其實說來都是寧靜鬧的笑話太經典了,若干年後還是深植人心。比方說想吃炒飯,抓了一把米洗都沒有洗的就往炒菜鍋一丟,加了兩顆蛋下去攪一攪,把整個鍋子燒焦了都搞不清楚這個米怎麼炒不成飯?

 

講到蛋,寧靜也是覺得很無奈,怎麼全世界的食物都在跟她作對,打蛋說不上需要堅毅果決堅忍不拔的精神,但也得掌握氣力的大小,太大力了蛋殻一起敲到碗裡,太小力了蛋殻敲不開,她每次都得敲三次之後乾脆用力摔到鍋子裡再把蛋殻撿出來。

 

削蘋果基本上也是有困難的,在娘家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這種生存的本能已經退化到單細胞動物的程度,一開始是拿不好削皮刀把手給劃傷了,後來克服這個問題後又是切的大小塊不均,或者整個蘋果被她整爛了。

 

至於煮飯要放幾杯水,炒菜時得放由放鹽,苦瓜不用削皮,裡面的囊要拿掉,小黃瓜不用削皮,煮絲瓜得削皮,她是一概不知。

 

有一回婆婆讓她幫忙洗透抽,交代她把冰箱中的透抽拿出來退冰後把皮給去掉切圈圈,兩個小時後婆婆從市場回來,寧靜一邊掉眼淚,一邊努力的用纖纖玉手跟已經被她整爛的透抽奮鬥。要不是寧靜娘家是名門之後,妝奩頗豐加上溫柔脾氣好,對長輩有禮,也彈得一手好琴,婆婆大概會用七出之條建議兒子換個媳婦做看看,總之,在這件為透抽哭泣的事件之後,寧靜獲得了免下廚的特許,過年過節回到婆家,誰也不許她再進廚房了。

 

雖說失敗的經驗是阻礙寧靜再努力學習廚藝的關鍵,可是寧靜一點都不開心,廚房裡的婆婆和小姑還有軸裡有說有笑地,她一點都插不上邊,像是被遺棄和冷落了,而每年她的廚房經典笑話都會被某個人有意無意地提出來再強調一番。

 

最近看報紙上說日本進口食品的輻射標準容許量衛生署打算提高,美牛也要進口進來,彰化沿海有人用氫酸鉀在毒魚,全聯社的檸檬含有禁藥巴拉松…..每天都有食品安全問題的報導,娘家的老爸和老媽相繼罹癌,孝順的哥嫂現在全面採行非有機食物不吃,她也意識到不能天天老是在外,不只是她自己,孩子和丈夫的健康也挺重要的啊。

 

她來跟我求救時,講到她在廚房鬧的笑話一臉笑嘻嘻地自嘲,好EQ是寧靜的特色,結婚十幾年來她的臉上不見糟糠之色,但是最近眉間似乎有心上放不下的憂慮。她說她的先生已經一段時間不回家吃飯了。

 

我照例在課程前跟他做心理建設,跟她說了一堆“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云云”,接下來就發表一篇“廚房使夫妻恩愛,子女聽話”的理論。

 

我說撇開吃的好吃和健康問題,吃飯是一家人溝通的好時間,煮菜可以凝聚一家人的感情,孩子可以幫忙洗菜擺盤洗碗,讓他們動手包包餃子煎個蛋將來如果出國留學去,多少也可以自理一下三餐,吃飯時可以跟孩子聊聊天,先生回家是不是在外面有什麼開心得意的事情要分享,或者有不愉快的事講出來分攤一下也好。有時候特別給先生補一補讓他工作上更有元氣之外也傳達關心的心意,還有啊,妳看很多夫妻在一起久了之後就有夫妻臉,主要的原因除了口水裡的酵素互相交換之外,一起共同吃的食物會帶來使兩個人的思考方式和行為越來越接近,我瞎掰了一個“英國人研究”說家裡開伙的家庭,夫妻一起吃飯的家庭離婚率是1/100,低於現在全世界的1/4甚多。寧靜聽我的長篇大論點頭如搗蒜。

 

我們開始上課,寧靜許願說想跟我學義大利麵,泰式打拋肉,調各種沙拉的醬汁,還有紅燒豆腐,檸檬魚,馬鈴薯煎餅,紅酒燉牛肉,烤布丁,西班牙海鮮燉飯,煎牛排,蒼蠅頭,臘味飯,客家小炒,洋蔥湯,南瓜湯,蘿蔔糕…..還有我出名的港式煲湯,我聽她許完願之後,我都用肯定和鼓勵的眼神說:

“對!這個好好吃!”

“好!沒有問題!”

“妳一定可以的。“

 

寧靜像是多年的創傷在我這裡得到心靈治療,她美麗的臉龐充滿期待的神情,讓我覺得天下興亡的責任就在我身上了。

 

我們斷斷續續地上了 3 個多月的課,一開始我是她的二廚,負責打下手,買好菜之後把菜洗好,切割好,一樣一樣地擺好,跟她講過做菜的程序之後讓她動手做最有成就感的那一部份,我在旁邊幫忙下油下鹽下醬料,後來我帶著她去逛菜市場教她認菜和挑菜,回家逼著她得自己動手洗菜和揀菜,最後要她自己獨立完成給我看,當然我得在旁邊發號施令。

 

有時候她沒有信心開始說起:我不行啦!我好笨啦!諸如此類的話語,都會被我暫停所有的動作好好的懇談,或者學起日本料理的大師傅罵她不可以用負面的語言去定義自己,控告自己。寧靜怕得罪我,也怕被我逼著上街喊:我是最棒的!我是最優秀的!我一定做得到!從此以後再也不敢再說這樣的話了。

 

雖然她在我面前還是會緊張,有時會語無倫次了起來,但是幾個月的訓練下來也可以做得有模有樣了起來。

 

這幾個月當中她回家試著重製我教的菜色,往往都得到小孩的好評,小孩回家後會很高興的跟爸爸分享今天媽媽又做了什麼菜,他說兒子的作文說寫:我的媽媽煮的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希望媽媽天天煮飯給我吃。

 

哇!寧靜是世界上最棒的媽媽煮廚耶!煮的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我有點後悔怎麼年輕時不找個人生個小孩,也可以騙騙小孩當一下世界冠軍。

 

這一天,寧靜做了一道馬鈴薯蘑菇濃湯,一道炒雙色花椰菜,一道烤迷迭香雞排,一個鳳梨炒飯,她說許久不曾回家吃飯的丈夫一進門就跑到廚房來喊著好香好香,開飯後連吃了兩碗鳳梨炒飯,還求寧靜下次多做一塊烤迷迭香雞排給他帶便當,並且承諾以後都要早點回家吃飯,還說他願意負起洗碗的責任或者買一台洗碗機。

 

寧靜害羞的臉,眼睛亮亮得像天上的星星,跟我說起她的丈夫有多麼稱讚她的迷迭香雞排有多好吃時,我會心地一笑,捏一下她的蘋果臉,很幸福的滋味喔~

 

Jamie Oliver要用食物改善人類的健康,我有著比大師小一點的心願,我希望透過全家人一起玩廚房的遊戲,降低高得離譜膽固醇和離婚率。

 

, , ,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