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如果選我做教育部長的話,陳為廷一定不會跟我抗議。

 

昨天去上課,回到家門口就聞到濃濃的焦香味,我很容易的判斷出來是燒焦紅燒獅子頭的味道。

到了廚房我先是看到一團亂的景象,然後我的老爺竟然在刷鍋子收拾善後。

他看到我回來,很得意洋洋地的拿出一瓶好無比萬能清潔劑說----這個刷鍋子很好用耶。

我用“你真的沒有救了”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把好無比給拿走。

他說:你拿走幹嘛?

我說:這個不能拿來洗食器。

他說:這上面有寫廚房兩個字啊,妳看可以洗廚房、廁所、瓷磚....。

我說:它上面有寫清楚,是洗廚房的流理台,水槽。不是用來洗食器的喔。

他說:這個字寫那麼小.

 

我只有出門兩個小時,而且我很盡責地把晚餐做好,他常常很晚才說餓,

以致於造成我23吋的纖細美腰變成今日這般德性竟然還不知悔過,

明明千交代萬交代“如果現在不想吃,晚一點只需把食物加熱即可”。

竟然連加熱個獅子頭都會造成廚房大亂,這真的是我英明無比的老公?

還是我把他寵壞了呢?

 

明天是便當日,如果沒有便當的話他得吃超噁心自助餐。

現在這把年紀找老公很不容易,我得跟現實環境低頭。


其實他很懶,對於一個可以連續七年來只吃同一家早餐的同一種餐點,

午餐也是可以十年如一日的只吃同一種菜過日子,對於這樣的人我們講好聽一點稱之為效率專家,

初相識時我實在同情他極了,如果有外國人來台灣拍照拍到他會讓人以為台灣跟衣索比亞是一樣的國家。

雖然說我拯救了他的腸胃,但我懷疑我的一手廚藝對他來說是“俏媚眼做給瞎子看”。


既然紅燒獅子頭已經變成是燒焦獅子頭,那麼就炒個青椒牛肉飯給他帶便當吧。

他一說要炒飯很高興地說他會炒飯,這個交給他就好了。

原因是每次我炒飯炒到我的手酸的要死就會喊他幫忙翻一下鍋子。

他因此得意洋洋的自認為是炒飯高手。

 

為了安慰他在燒焦獅子頭後受創的心靈,我還是在放下所有的材料在鍋子裡以後,

給他用鍋鏟比劃比劃兩下,還幫他用手機拍張老爺炒飯照。

老爺說有一天如果我當上總統了,這張照片會變得很值錢,

記者會寫上”鐘公閒暇之餘親自下廚,炒得一手好飯“。

嘿嘿,老爺說以前他看過蔣公時代聯合報放了一張蔣中正炒蛋的照片,

我幫他拍的這一張應該也有同樣的效果。

基本上我認為讓他贏回一點男性的尊嚴,

將來不至於提到廚房就有負面的心理反應。

這是我的教育指導方針了。

 

後記:

我突然想起我家的小狗弟弟被大狗咬過以後心靈受創,尾巴下垂,為了贏回小狗的自信心,

我開車帶著小狗放下車窗,只要看到大狗就跟牠說:弟弟,Home!Home!(我認為這個發音比較接近狗叫聲)

這樣載弟弟Home Home過幾隻路邊的小黑之後,弟弟的尾巴也能夠再往上翹了。

只是真的對不起再逛街中的小黑了,Sorry,小黑~

,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