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嗎?

其實我可以在這個城堡的花園裡呆坐很久,遠遠地聽到音樂聲傳來,

我竟然詞窮的無法形容這樣的感動。

Europe 634    

餐廳的招牌白天拍過一次,晚上再拍一樣的美,不一樣的美。

Europe 637  

我們為了傳說中的牛排而來,果然這家餐廳的點牛排方式也很特別,服務的漂亮小姐把整塊牛排拿來詢問我們

要吃多大一塊,我覺得這樣是很合理地點牛排方法,後來我轉念一想為什麼餐廳可以供應8盎司的牛排?

是要怎麼樣的神功可以正確的在一塊牛排上面切出剛好8盎司呢?

Europe 619  

這是美麗的Helen與Jork ,我得老實說,他們剛新婚時一別竟然12年的時間過去,

我對Jork的感觸比較深,當年他可是德國小帥哥專程來台灣把走Helen,

這次相見兩鬢飛霜,比年輕時多了穩重成熟的風采,但是不是當年那個年輕英氣勃勃的他。

我想他看到我不知道是否也有同樣的感觸。倒是Helen仍然如同從前一樣的美麗,

她對人的熱情與對生命種種挑戰的努力是如此的鼓舞我,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Europe 603  

我可以說是馬鈴薯控,不管是用炸的,用蒸的,用烤的,用煎的,用炒的,用煮的,或是蒸過再烤,整顆吃,

切成片吃,切成絲吃,切成塊吃,搞成泥吃,單獨吃,跟其他的食物搭配著吃,當正餐吃,當零食吃,

永遠都有不同的新鮮花樣。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種,老實說,我做過很多次這樣的做法,

但是這裡一定有我不知道的秘密,這家餐廳做得比我做的好吃的多了。

Europe 625  

這是鹿肉,有一隻小鹿斑比為我們的晚餐犧牲了。

最近有一本書在討論“為什麼狗是寵物豬是食物”在討論人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

我也有同樣的困擾。不過以美食為己任的我,既然我不殺伯仁,伯仁卻以為我而死,那我選擇性的認為小鹿斑比是食物吧。

Europe 620  

小鹿斑比的佐料很精彩,沒有記錯的話是蒜頭、洋蔥、酸豆、香草奶油球。

我吃過很多米其林星級餐廳,但是很多菜做的假惺惺,有的甚至是小家碧玉硬要裝豪門淑女,

但是這幾個搭配鹿肉吃的小東西做的很好,是用心去做的味道。

Europe 626    

德國的麵包真的是隨便買隨便好吃,在還沒有真正的德國麵包在台灣問世之前,多年前我就有幸在德國吃過,

當時回到台灣後覺得很遺憾沒有辦法再吃到這麼好吃的麵包,可是也沒有去想過我也可以去學做德國麵包。 

多年後後來我硬是攀關係的拜了麵包冠軍吳寶春的師傅陳撫洸為師,(這樣可以自我感覺良好的自以為跟吳寶春的輩份相同,哈哈)

也興沖沖的跑去烘培材料行買了一堆材料和“玩具”回來,

最後我自我評估的結果是自己再怎麼樣努力也到不了師傅的水準,既然師傅的麵包店離家不遠,那我就不用學了。


當然這是一個藉口,我沒有辦法像阿洸師傅那樣投入生命與熱情去做麵包,

我從他身上看到干將與莫邪投身入熊熊烈火的精神鑄劍的精神,

我對麵包無法許下永恆的承諾,也沒有把生命全部投入進去的勇氣,

我知道以這樣的精神去做麵包永遠都只能是個很遜的咖,雖然當小咖咖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總之...如果你不想做什麼事情時你是會找到一堆理由和藉口的。

只不過我為什麼要對自己的決定找藉口呢?我要跟誰交代?

 

這個玩烤麵包的遊戲過程讓我想起黎智英曾經提到他拜一位名師學廚藝,這位名師先帶黎大老闆去菜市場買菜,

只見得名師買菜前三步後後三步的仔細端詳著青菜的長相,身家背景,挑菜仔細的工夫讓黎大老闆快意江湖的性格,

被名師對食材吹毛求疵的功夫搞得快瘋了,黎大老闆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就放棄了這個”興趣“。

我還是用黎智英的故事安慰一下自己,這不算半途而廢,在麵包的領域中我連開始都不算。哈哈~

不過,我說真的,好吃的德國麵包為之發胖亦不得怨悔

Europe 621  

就是這樣的吃法,脫離了茹毛飲血的年代,我的心裡仍有小鹿斑比的影子。

Europe 622  

人生難得幾回醉,多年後,我們在異鄉把酒言歡,我從心裡真心祝福Helen的婚姻幸福,以我對她的瞭解,

有一天她會站在世界的頂端,會的,她會的,如果你看過她如何的努力,你也會跟Jork一樣地愛上她的。

 

對了,Jork的姐夫在得國有一個500年的酒莊,下一篇我來找出在酒莊拍的照片吧。

那是一個很棒的故事,我希望再去一趟德國,把故事聽得更完整一些。

Europe 611  

這塊牛排,我只是用iphone手機隨便拍,回來後仔細看肉的色澤和紋路,啊....不虛此行。

老實說,這家餐廳並沒有米其林的評等,但是比起我吃過的waiter用著“專業”的口氣“指導”“說明”這些菜是怎麼做的,

要怎麼吃等等的星級餐廳,真的好太多了。

Europe 624  

吃到甜點時候其實我快投降了,我一向不是生肖屬螞蟻的,可是一上桌又把我迷得七暈八素的,

有人說甜點是很困難的,特別是當吃客們吃了精美的前菜,再吃了像樂章的高潮般的主菜,

最後甜點就是一首樂曲的終章,可是問題是前菜和煮菜已經做的如此精彩,

而吃客們也吃得酒酣耳熱飽足不已,如何再吃得下甜點還能提升吃客的感官並且給予一個ending呢?

這就是甜點師傅們很神奇的地方了,而許多人說我們永遠有一個裝甜點的胃,這句話絕對是真的,

下次去吃西式餐廳,別忘了點一個甜品,試著享受餘韻繞聊的終章。當然我指的是好餐廳。

Europe 628  

這是另外一個甜品,德文叫做Marillenknoedel,是馬鈴薯做的外皮,

Jork說德國的媽媽會在家裡做給孩子們吃。

白天的時候我見過住在同一個鎮上的Jork媽媽,

我沒有多拍她幾下馬屁請她把家傳絕學Marillenknoedel教會我,我真是笨得像豬頭一樣。

Europe 629  


Marillenknoedel的內餡是Aprikose,中文應該翻譯成“杏桃”。

下次我去德國,我一定要把這道菜學起來。


Europe 630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