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非名嘴政治觀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只有笨蛋瞭解笨蛋~

關於菲律賓,老娘一直都沒有發出什麼聲音譴責,好像不像老娘的個性.
按照道理,所有的電視新聞和平面傳媒每天都以”洗版“的方式在熱烈報導了,有罵菲律賓的,也有按照慣例罵一下馬英九的,連一向很爛的外交部也被罵的很慘.但是老娘只有在之前呼籲一下不要遷怒菲律賓外勞和外傭而已.並沒有號召群眾投電腦從戎,甚至組織軍團去攻打菲律賓,這不是很奇怪,難道大家都不覺得老娘是不是轉性了還是另有高見?

你的懷疑是正確的.
老娘在事情的一開始,當然也是很生氣,開什麼玩笑,你用軍方等級的來打我們的漁船,這是土匪,強盜的行為,甚至嚴格一點來說是開戰的行為,老娘沒有跨過巴士海峽揍你個艾奎諾鼻青臉腫,老娘跟你姓.看到我們的馬英九總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和外交部長變成是翻譯人員,這個當然也要不免俗的想要你一言我一語的臭罵一番.

但是我瞭解菲律賓是怎麼一回事,也對於這個事情要怎麼樣才是可以在已經輸掉一條洪石城船長的命的情況下討回一個公道仔細去想想.那些什麼軍演啦,斷交啦,取消姐妹市之約啦,嗆聲啦,打外勞啦,駭客網戰啦,我覺得很多就是在演給我們自己看的戲,事實上你得要瞭解菲律賓,才能贏點什麼東西回來.

菲律賓派一個鄉長代表來談判這個不足為奇,要寫的道歉信都寫不好,也不會有人去抓兇手這都不奇怪,只要你瞭解菲律賓是個多爛的國家,你就會明白跟他們吵架也好,打仗也好,真的是很不是對手.你有沒有跟那種白痴吵過架?你有的話你就可以明白老娘在講什麼了。

菲律賓人地處熱帶,天性上面的樂觀和懶散,所以他們的官員如果跟你回答一個你很認真地問題時面帶微笑讓你生氣,那你真的是白氣了.他們連老木被強姦了,房子燒了都會面帶微笑,你能拿他怎麼辦?認真你就輸了.你去看艾奎諾的所有訪問影片,他如果臉臭臭的大概是想喝酒和睡覺了,不是在跟你認真聽議題.瞭解了嗎?

至於官員貪腐,百姓大多是愚蠢,受教去的程度很差,這是很無奈的,長年以來他們的貪腐文化實在是已經到了爛到不能再爛的程度,不然你想想看,怎麼可能他們有那麼多的島嶼的國家,他們的人民男男女女得要漂流在外去打工?你當真以為在國外打工很好玩啊?我在帛琉認識幾個菲律賓籍的廚師,男主廚Marco告訴我他們兩年才能回家一趟,他有三個小孩要養,一個月賺700塊美金,賺了錢就寄回家.他也很想家,可是沒有辦法,回到家鄉沒有飯吃.女主廚Maria說她有四個孩子,也是兩年才能見到媽媽一面,每次回家孩子都要認不得了.這可不是像我們的孩子到澳洲打工“尋求自我,體驗世界“喔.

貪污界最有名的當屬馬可仕總統夫人伊美黛那3000雙鞋子,那3000雙鞋被發現時從此讓蜈蚣型的女性有了另外一個代名詞,就叫做“伊美黛”。而他們也曾經選出艾斯特拉達這樣的人當總統,艾斯特拉達從前是主演英雄電影的大明星,每天晚上夜夜笙歌,要睡到下午才能起床“辦公”.這個電影明星總統的好日子很快就過完了.之後上任的雅羅育雖說是女性,貪起來也很要命.而且一幹總統還可以幹10年.一下來跟阿扁一樣就被關起來,但是雅羅育竟然還可以在被判刑之後又當選馬尼拉市長.

這些貪污的情形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反正我們台灣也沒有好到那邊去就不說嘴了.倒是一個國際事件就是香港的康泰旅行團的“馬尼拉事件“,那才真的叫人瞠目結舌,你要是去馬尼拉玩遇到一個被政府開除的瘋狂警察把你綁架起來跟政府談判,政府反而派出一堆軍警把你和警察一起殺掉,那時候香港人氣到半死,報紙和電視也是天天罵菲律賓,罵到喉嚨啞了都得去屈臣氏買爽喉糖。

前幾年有一位跟菲律賓關係匪淺的朋友跟我說起一件事情,他說他跟雅羅育的弟弟是老朋友,馬尼拉的市區可以劃一個區域裝設LED路燈表示一下馬尼拉也跟得上這個環保時代的潮流。

我說:那很好啊, 他說,裝LED的經費要1000萬美金,
我說:哇,1000萬美金很多錢耶,菲律賓政府有那麼多錢嗎?
他說:當然沒有.
我說:那錢要從哪邊來?
他說:跟台灣的銀行借,由台灣的銀行貸款1000萬美金給菲律賓政府.
我說:那台灣的銀行肯借嗎?
他笑一笑說:幾個立委在喬這個事情,這1000萬美金大致上分成3成是台灣喬事的 人分,3成是菲律賓那邊的人拿,3成是台灣LED廠這邊採購的成本.
我傻傻地問:那菲律賓政府會不會還錢給台灣的銀行?
他說:銀行不是每年都有合理的呆帳可以打消嗎?
我說:是吼.....那333之外的1可以分給我嗎?
他說:我拿到請你吃一客牛排還差不多.

我至今還沒有問我的朋友那一客牛排的下落如何。
但是菲律賓政府的貪瀆如果沒有台灣人的幫助,應該也是只能欺負一下他們自己的老百姓吧.這就是這個國家很爛的地方.

我之前說會講英文不是人生成功的要件,台灣與其花很多年的時間去推廣英文教學,不如好好地把基礎建設做好,教育制度做好,多強調技職教育,重視經濟發展,不要在那邊內耗講屁話得多,做事情的少,事情認真地去做,台灣才不會變成下一個菲律賓,不然你看菲律賓人都會講英文啊,他們還是窮到沒褲子穿,更不要說拿iphone了.

至於熱血的打仗嘛,聽起來很不錯,但是規矩上面不是這樣的,規矩上面是要先談判和交涉,而談判和交涉都需要一點時間的。前一段時間大陸那邊的民眾一到餐廳吃飯還是沒事坐著吹牛或上網,都義憤填膺地跟日本算起陳年老帳,各個想要去打日本,講是這樣講爽的啦,真的打起仗來,屍骨得堆積成山,萬一我們去打菲律賓被大陸看穿我們的手腳,什麼戰鬥機自己會去掉下來,大砲打不准,我們的海軍將領也都領海峽兩岸的雙薪,那大陸直接過來幫忙我們打一下菲律賓後要我們跟他們“統一”,那就慘了。

如果是老娘的話,我光是想到要跟菲律賓政府溝通就想乾脆消滅他們比較快,但是事情不能這樣幹.據老娘的觀點,只有笨蛋和壞蛋可以瞭解笨蛋和壞蛋,他們彼此惺惺相惜,可以當好朋友,當然彼此也可以瞭解對方的.我忽然間想到也許我們當初選馬英九這個國際上的權威雜誌The Economist認證過的bumbler是對的.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ngela談到奴役之路(二)

朋友傳了個網路上面傳來傳去的那種訊息給我,裡面有一則提到中國命運的轉折點。他說胡適認為,中國的命運轉折點是在1919年3月26日徹底地改變,那一個夜裡,北京大學的四位校董開會,商議如何解決陳獨秀嫖娼打架的事情,胡適要求留住陳獨秀,另外三個人反對,結果陳被開除,憤怒之中的陳獨秀遇到了共產國際派來的魏金斯基,魏金斯基建議陳獨秀乾脆成立一個共產黨自己玩,陳獨秀欣然同意,從那天開始,中國的命運已經不可逆轉。

這個說法當然是很純化了整個時代的改變的力量,但是一個人可以產生多大的能量,那是絕對不可輕忽的。歷史上至少有許多人可以為這句話做見證。而我的生命是在哪一天開始被轉化?開始有了公民意識這麼新潮的東西?開始願意積極去投入社會議題?

我無法分辨這是歷史的偶然還是必然,是在潛意識中累積了很久的能量還是這個刺激太深太強,實在也很難用什麼佛洛伊德去分析。其實那一天並不是很久以前,就在2012年的4月2日,那天下午是個春光明媚的日子,我目睹一整排美麗的樹在短短幾分鐘內被砍倒,我不知所措,只懂得打電話找救兵,我找市議員,找蘋果日報,打電話找砍樹的主事者愛心家園,打電話找我的老爺跟他說我要去抱著樹不讓他們再砍,如果我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太難過….

那一天結束之後,我好害怕剩下的樹又被砍,我每天看著那些樹,只要有大聲一點的機器聲音,我就會聯想到砍樹的聲音,夜裡,我睡不著,我跑去跟僅剩的樹木們講話,我說我會好好地保護你們,你們一定要支持我,給我力量。我甚至夢見他們跟我喊冤,喊痛。

接下來的日子,我像是遊魂一樣,我哀痛著樹木的消失,如喪考妣,我立誓要追查真相如殺父之仇。我在聯合報上面到看一篇樹木的報導,裡面寫了一句話:你亂砍樹有人會跟你拼了命的。我在Youtube上面也看到一篇一個護樹行動裡一個跟我媽媽差不多年紀的歐巴桑哭喊著:你砍我吧,不要砍樹!我努力的在我完全不熟悉的社會運動領域中尋找與我相同感受的人,也努力尋找我所能得到的資源。

後來這一段護樹的故事發展成很奇妙的經歷,在砍樹單位的幫助之下,他們不斷的抹黑我,造謠我,好像這些樹不砍掉我會有什麼好處一樣的用共產黨在打擊薄熙來好讓習近平順利地坐上大位的方法對我展開近乎是輪姦式的攻擊我。而我不過就是個捨不得樹木被砍掉的人而已,這樣的攻擊讓很多路人甲,路人乙跳出來為樹木說話,為我說話,就這樣,我一個完全沒有社會運動背景和資源的人,竟然在“請胡志強刀下留樹“的臉書活動中集結了5000多人的表示願意參加抗議的活動。

說來搞笑的是我當時連成立粉絲團是什麼東西都搞不清楚,但是我很有誠意地發了5000封感謝函給所有的網友,光是寄這些信大概就讓我的眼睛快脫窗了,老實說臉書有其強大之處,但也有其限制,後來我忙到忘了更新這個活動的時間,5000多個網路支持者通通不見了。只得再重起爐灶繼續努力了。

那一段經歷算是我的“公民行動初體驗”吧。這個初體驗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向各個環保團體喊救命之後,這些環保團體丟了更多需要被救命的議題給我,每條都比這幾十棵愛心家園殘餘的樹木被砍掉還要大條,這裡有白海豚會轉彎,有美麗灣與台東市政府的違法環評,有恐怖的學者爆料六輕污染被告,有要砍掉3000棵木麻黃要來蓋企鵝館的蠢事,有推動水碓聚落保留的,有市政監督的,有同性戀團體爭取合法結婚權的,有水汙染水資源不夠的,甚至到處都有人跟我“報案”說哪邊的樹長得不好,哪邊的樹被亂砍,哪邊的樹被亂剪,好像我是“樹木警察局局長一樣”,甚至有人來找我,非常誠懇的跟我說要我去跟民進黨講,一定要把阿扁救出來……到處都有需要我去幫忙抗議的行動和議題,我楞在那邊不知所措,我自己舉起手來想要飛看看,卻發現我飛不動,我肯定不是超人,不是蝙蝠俠.

那我能做什麼?
我仔細的去讓自己沸騰的熱血冷卻下來,根據老爺的說法,我有太衝動和太熱情的傾向,還有太好騙的嫌疑。

但是叫我仔細的去看,去觀察,去思考好像有點難度,因為我會跳Tone跳得很厲害,我想過很多應該是總統候選人之類的才會去思考的問題,比方說我們台灣所處的環境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台灣是在沈淪嗎?台灣的力量在哪裡?台灣跟中國最後的交集應該是怎麼定位?我們的土地政策哪邊是有問題的?我該怎麼讓政府知道現在的城市規劃是不對的?我該怎麼樣可以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人?為什麼我們的年輕人還在領22K?怎麼樣可以在我有限的資源底下變成大富豪去支持我所想要支持的議題?

我甚至勉強我家的狗支持我反對媒體壟斷。

待續~
我花了一點時間要去找哭喊著護樹的影片還有聯合報去年大概4月份登的那篇報導找了半個小時,決定放棄。我以前有貼文過,但要撈臉書簡直是很困難的事。
社會運動的小狗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ngela談到奴役之路(一)

剛剛看到老丹Denis Chen PO鄭南榕基金會的義賣品簡直像福袋一樣,讓他不好意思了起來。

1989年,鄭南榕自焚。

1989年我想起了我苦澀不堪的青春,那時候在台北,逃離開了不和睦的家到陌生又巨大的城市去,在那個城市裡,生存是唯一的課題。我在意的事情是小情小愛還有下個月的房租能不能付得出來?

當時的我如此的年輕,我們連“未來”是什麼都沒有花時間多想,更不知道那是什麼?你問我那個年代不是有很多社會運動嗎?對呀,我記得1990年有野百合運動,中正紀念堂有許多台大的孩子向羅文嘉,馬永成在那裡靜坐。李幸長發起無殼蝸牛運動,大家一起到忠孝東路打地鋪。

你問我參與了沒有?真不好意思,沒有耶。因為我以為野百合只有台大的學生才能去參加,而無殼蝸牛運動我實在還不好意思抗議,雖然當時我的房子小的可憐,而租金貴得嚇人。

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鄭南榕要自焚,因為當時的報紙所報導的一定是沒有辦法激起我的熱血,因為我長期都有吃陽春麵要配報紙的壞習慣,如果賣陽春麵的不提供報紙,我就不去那一家吃。所以,我回想起24年前的往事,真的很模糊。

25年並不遙遠,我的高中歷史課本要我從尼安德塔人,山頂洞人開始讀起,一路讀起5000年的歷史浩浩蕩蕩悠悠長長,但是對於近代史和當代史,很多我是很模糊的,或者,我是不懂得關心的。

真的,不懂得關心,和不關心是不一樣的。
今天有朋友打電話來笑我,她說她老公說我“吃飽太閒”,還跑到新北市去什麼護樹。在電話中我沒有多說什麼,我想她先生跟我當年一樣,是不懂得關心,不是不關心。不然他一定知道吃飽了就算不閒,這個事情都得要關心。

少年讀三民主義時,老師講到孫中山何以能夠成為“國父”,還有黃花崗72烈士,秋瑾等人為什麼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去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在教室裡,我的小腦袋瓜想,如果我在那個年代,我一定會跟孫中山去搞革命,生命的價值不是在於過著吃好穿好那麼簡單而已,我單純的這樣想著。

有一天我家裡突然跑出一本書,是施明德寫的,裡面的文章我一讀再讀,其中“我只帶來信心”這篇演講文,我更是讀到可以背的程度,我對他當年對抗極權統治的勇氣仰慕不已。當然後來人可能是會改變的,這又是另當別論了。我相信他在蹲了25年的苦牢,幾度面臨生死的沈重壓力,在青春歲月過後回到“人間”,看到歌舞昇平的世界,讓信仰改變的可能性也增大很多。不過,我真的有想過,我如果早一點出生,就算知道美麗島事件會如此的可怕,我還是會抱著拋頭顱洒熱血的熱情去參加的。

那是我的浪漫與激情,我的年紀說來還算是年輕,沒能趕上那一波風起雲湧時盡一點自己小小的心力。

現在年輕的孩子,有什麼好去搞革命的?他們過得可是舒服的日子呢,比較起從前,他們如果敢抱怨,那可能是抱怨手機不夠炫,或者開的跑車不是藍寶堅尼,或者車上的妹不是什麼AV女優級的身材。

革命死了嗎?

在上街頭抗議已經是“過時的產物”,不是“主流的做法”時,我們的抗議和表態變得很“網路”,我們拍拍照,傳傳臉書,按個讚表示禮貌,或者發個言表示支持,激進一點就是轉貼分享了。”革命“不再需要拋頭顱,洒熱血,說真的,每個年輕的孩子都是珍貴的寶寶,怎麼可以讓寶寶上街頭去抗議呢?民進黨你過去這樣搞我們老一輩的可以買單,現在可不行,我的愛子愛女和金孫金女們可不能上街頭去抗議,這樣的路線是暴力路線啊。

所以當美牛議題已經威脅到你家的廚房,當核能電廠的安全已經威脅到你整個祖孫八代的安危和老不容易累積的億萬身家時,還是有很多人是沈默的,沈默到好像與他們是無關的,沈默到我有那種核電很安全的錯覺。我想到老姐說的牛這種動物是“知死不知走”,台灣的牛真的很多啊。

(由於想表達得非常多,所以本來只想寫一點點的就越寫越多了,所以變成寫長篇的好了,待續~)


鄭南榕基金會
http://www.nylon.org.tw
施明德的文章
http://www.nori.org.tw/read/works.html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2008年以來江翠國中歷任數屆的校長,前一任校長黃耀輝因為營養午餐貪污案而下台後換來了現任的郭月秀一意孤行地進行這個莫名其妙且爭議性極大的停車場和游泳池建設案。


按照道理來說,為學生蓋游泳池不是壞事,如果少了停車場那也可以蓋,問題是新北市的游泳池實在非常的多,而當地居民也表示不需要停車場。江翠國中的地理位置優越,離捷運站步行的距離很短,現在既有的停車場也已經足夠使用,如果需要停車場,那附近還有政府的地可以作為使用,何必一定要砍樹呢?

一棵樹木的功效差不多等同於36噸冷氣,在炎夏動不動就高達36度以上的新北市內,這些樹不只是當地居民情感之所繫,不只是這些樹上的五色鳥,麻雀,黑冠琵鷺等鳥居的地方,還有著防塵,防噪音,淨化空氣,提供休憩場所種種功能,但市政府始終沒有去思考----要建設可不可以不要砍樹?

我們實地去考察了江翠國中的校地,也瞭解江翠國中的歷史,從最高峰時期的145班一班50-60個學生的,總共大約6000名學生左右的規模到現在只有剩下88班一班30個學生不到3000個人的規模,校地和校舍嚴重的形成土地浪費的情況,幾棟建築物看起來外表老舊,而新建的圖書館工程與老舊的校舍構成很不協調的景象,整個校區就是臨松江街上有樹的地方比較有“青青校樹,萋萋芳草”的景象。

其實今天抗議的行動只有一個很簡單的訴求就是“開發和建設應該以不要傷害大自然”,江翠護樹志工隊的成員多半是當地的居民為主。我們不能理解的是在這個開發案當中學校是否曾經用心仔細的去思考不需用動到這些樹也可以達到一樣的效果嗎?答案是肯定的,這個可以看一下空照圖就很明顯的可以看出要蓋游泳池可以協調變更現在的圖書館頂樓去設置,這在工程技術和建築法規上面沒有一點難度。

而真的要去消化掉這不受歡迎的預算開挖停車場,姑且不論當地居民有沒有那麼多的需求,也不論這個停車場開發案的預算和回收是不是不符合經濟原則,不符合環保訴求,顯然的,從2008年以來江翠護樹志工隊的訴求始終被當成是“刁民”的聲音,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忽略。

這一次爆發江翠護樹志工隊在親眼看到江翠老樹政府以移植為名,被包商用砍頭的方式把樹砍得不成樹形,在走頭無路的情況下只能想出“肉身護樹”,希望能夠阻止政府犯下不可彌補的錯,畢竟樹砍掉了挖成地下室,再多少時間都不能再長回來了。但是我們看到新北市長朱立倫的態度,讓我們非常訝異這個將來有機會幹掉郝龍斌其他國民黨內的菁英市長是如此的傲慢,這種傲慢的程度實在令人舌頭都要吐出來。

事發至今,朱市長說出來的話完全不像聰明的地球人該講的話,他說:「妥善移植」不等於「砍樹」。話是這樣講沒有錯,但是問題是現場已經被”妥善砍樹“的現況他有去看嗎?當然是沒有的!過了幾天之後可能幕僚告訴他了,新聞稿變成了“一切都是包商的錯”!
  


而朱市長的另外一句話叫做:「江翠國中工程期間,7年來反對的團體和淡北公路是同一批人在反對。」,這讓我們非常的難以認同,也因此非常訝異朱市長的平步青雲是否也為他本身的性格帶來了“權力的傲慢”,不能尊重民意,不能謙虛地去瞭解護樹團體的訴求就以非常高傲的姿態面對,這讓我們不禁憂心忡忡,將來他會不會又是另外一個馬英九?

朱市長可能不能理解護樹團體為什麼會用這樣激烈的反應去保護幾棵“不值錢的老榕樹”,甚至是拼了命也要跟你輸贏,就是不讓你砍樹。我感到非常的可惜他的不了解,也對他所謂的表態反核不過就是政治上的考量,要在馬英九下台後鋪路的子系政治計算,他的環保學分根本是不到幼稚園的程度的。

台灣人的傳統當中有一個說法,當主官不好去砍樹,特別是老榕樹,你只要仔細觀察,差不多大一點的老榕樹底下都建有土地公廟,或是至少綁個紅布條表示這棵樹是有“神靈”寄居的。所以沒有人會去亂砍榕樹,而且有砍樹大不利於主官的說法。
當然如果是“妥善移植”,那當然環團也沒話可說,但是就我們瞭解的所謂“移植”其實是”更高昂代價的砍伐“,如果說砍除是一刀斃命,移植就是凌遲至死,這在過去的案例當中屢見不鮮,環團也曾痛批在痛批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的憾事。

網路上針對朱市長所說的反對團體都是同一批人這句話一出來之後一片嘩然之聲,在他的眼裡環保團體簡直是找麻煩的一小撮人,根本不需要尊重和理解,反正民主政治就是多數暴力的政治嘛,只要他可以娛樂和取信大多數的選民,這一小撮人就當作身上的虱子,當作被綁住繩子的黑狗亂吠吧。


 江翠護樹案/朱立倫:妥善移植 不等於砍樹 | 大台北 | 地方新聞 | 聯合新網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7806691.shtml#ixzz2Parh3Tnx 

 
一切都是包商的錯新聞連結之一:
http://www.nownews.com/2013/03/27/11689-2919335.htm

一切都是包商的錯新聞連結之二: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7810615.shtml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天到了,落葉滿地,不久前公園裡的小葉欖仁的葉子掉落一地,秋風未到,但”一葉知秋”,過了幾天之後,天氣轉冷了.樹木有這種與天地之間的時序感應的能力,但是有的人看到落葉了,還是不知寒至了.

 

首先我要請那些非常熱衷於「先跟大陸官方建立好關係」的人澆一點冷水,金小刀被派到美國,絕對不是意外的事,也絕對不是馬英九請他先去建立好關係將來以落跑時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這種說法,更不是金小刀覺得美國很不錯,趁著跟馬英九關係良好,可以混個駐美大使的缺.

 

我對金小刀到美國一事的解釋是馬英九已經在兩岸關係上面踢到鐵板了,正確的說是”被掐住脖子了”,要嘛就是任中南海予取予求,要嘛就是得要在中美台三方關係上面找到恐怖平衡點.

 

你問我怎麼去觀察的,大家不要忘記了,當初馬英九當選有一個很大的理由是民眾相信兩岸關係變好,經濟會發展起來,那時候的名嘴和論壇全部都是一面倒的講開放陸客來台可以帶來多大的經濟成長,陸客在香港海港城排隊用現金買LV的畫面,羅湖,皇崗等海關人潮洶湧的帶來大量觀光客讓部分的台灣人欣羨不已,也開始做著「兩岸直航,陸客來台,經濟成長」的數鈔票美夢,再者,「安定」也是所有人民的期望,而所謂的安定,就是兩岸關係可以更進一步的交流,這對選民來說,綠色的民進黨仍然在台獨與否的邊緣搖晃,所以民進黨吃了個大虧了.

 

但是你我無法參與的兩岸交流會議,我們可以想見大陸官方的代表個個都是人尖子,在談判的會議中,你不要以為他們就是會非常喜悅的趕快把錢送給台灣,甚至是抱著感謝台商在中國協助發展經濟多年的心態去簽那些”馬觀條約”.這世界上從來都不會有白吃的午餐,不是嗎?

 

直到今天,我仍然為那些政治評論家和媒體在那個時候一窩蜂的看好兩岸關係因為馬英九會更好,台灣會佔盡大陸人的便宜等等看法感到可悲,感到可恥,感到想唾棄他們.那時候願意多方思考和評估的人是很少的,如果有人感說”台灣得要為馬英九的政見付給中國午餐費”,那肯定是被口水給淹死.

 

每次想到胡錦濤引用余光中的詩講「那一灣淺淺的海峽,是我濃濃的鄉愁」,我就會對這些很天真的”追求經濟發展和安定”的選民感到害怕,你翻一下大陸的小學課本,他們從小就教育國民”台灣有日月潭,阿里山,台灣是屬於中國大陸的”,對中國人來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份這種信仰已經是他們呼吸的一部分.所以,怎麼讓台灣”回歸”是他們每天都在想的問題.你以為中南海那些人都是笨蛋,笨到”很高興的支持馬英九上台,所以一定要送個大禮物給馬英九”,你覺得他們憑什麼?為什麼?

再來說他們的媒體操縱的能力,這是全世界一流中的一流,最近最經典的案例是把香港12萬人上街舉辦反洗腦的運動說成是”香港有12萬人排隊買iPhone5的手機”,我看很多土土的台灣鄉巴佬除了跟旅行團去走個什麼蘇杭上海九寨溝就以為對大陸懂很多了,這些鄉巴佬不知道什麼叫作”政治控制”.

所有的台商老闆應該都知道,每間台商的公司總是會有至少一個是政府派來”臥底”的,這些老闆可能不知道是誰,但是這些人絕對是在精密的控制底下去”為黨為國盡忠寫人事評估”.而其它的更不用說像Youtube,Google,Facebook是不能使用的.為什麼不能用?因為這些都是造反的工具.

 

我認識幾個大陸的傳媒記者,他們跟我說”很痛苦,不能寫自己想寫的,寫來寫去千篇一律是八股,不能透露上面不想給百姓知道的真相”.這個天真的台灣人不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會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去換取失去”講真話”的自由?

 

你不得不佩服中國共產黨在組織的發展上面是全世界最強的政黨,有一年香港一架裝滿200多個人的旅客的飛機飛往北京,事後被查出有6個人有可能帶有SARS病毒,在飛機已經降落12個小時之後,這6個人在不到11個小時的時間內全部被找到,這個新聞非常的小,小到你不會注意到,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他們在情資上面的”行政效率”.而這跟台灣又有什麼關係?你想想,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幾年前北京的朋友告訴我,最近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去大陸享受的禮遇已經被降低,相對的民進黨籍的去大陸所享受的接待規格是最高檔的.我哈哈大笑,算是佩服中國大陸的算盤打的精了.講統戰,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我的笑聲中,有著更大的擔憂.萬一民進黨也淪陷了,那只得移民一條路了,當年日本人殖民台灣的氣燄,我們沒有領教過,但總看過賽德克巴萊.我回憶母親說她小時候10歲辛苦挖了地瓜用扁擔挑回家的路上被日本人搶走的事情時眼中仍對日本人懷有搶蕃薯的餘恨未了.說到底,當次等公民是很難受的啊.

 

昨天黃國書議員對這一屆金馬獎要請黃渤和曾寶儀來主持一事很不爽的在臉書上面寫今年台灣的金馬獎典禮主持人將由中國演員黃渤與曾寶儀擔綱,台灣沒人才了嗎?引來臉書上的網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了起來.我為那些天真的發言者捏一把冷汗,很冷的冷汗….

 

今天台灣不是沒有人才,今天台灣是主流傳媒已經相繼淪陷,而代表台灣的文化之一的演藝圈和娛樂事業我一葉知秋的認為黃渤當主持人一事的政治意涵是很重要的一個大陸官方藉此試水溫的動作.

 

要知道黃渤的來歷不是那麼單純,就是一個表演者這麼簡單,黃渤在中國大陸有那麼廣大的市場,他絕對不是因為愛上了台灣的士林大雞排和珍珠奶茶跨海前來,其實黃渤是很努力的藝人,但要知道在中國大陸,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脫離黨的控制,特別是藝人,愛國是他們藝人基本必備的才藝,至於要怎麼愛國那就是看黨希望你說什麼話,做什麼事了.換句話說,今天黃渤在我的眼中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很好用的棋子,特別是在這種看起來像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上面給黃渤來表現,這個象徵的意涵在大陸的官方是一步好棋.

 

我可以想像的到大陸的傳媒會發出什麼樣的新聞稿來解釋「黃渤受邀成為金馬獎頒獎典禮主持人」,以下的標題我已經想好內地的記者要怎麼「詮釋」這件事情了,我大概想一下就知道他們會寫

「台灣民眾嚮往祖國文化  黃渤受邀為金馬獎頒獎」

「黃渤表演受台胞歡迎  以獨特的才藝解放台灣」

「台胞歡迎大陸藝人對中華文化充滿對祖國的思念」

就是這種很機八的標題,你不能說錯,不能說對.但是他們至少對他們自己人洗腦的素材又多了一個,對我們台灣呢,我想娛樂版的馬屁型傳媒記者,也可以早一點寫好標題,比方說「黃渤主持風格帶來金馬獎高潮與新氣象」之類的.

 

我個人並不討厭黃渤,也不會不歡迎他,更不會怕他來台灣,我討厭的是政治目的,不歡迎的是政治操作,怕的是笨笨的台灣人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鈔票.懂了嗎?

 

再講回來金小刀好了,我相信是這幾年來馬英九受夠了中國大陸了,最近也沒有看到他再熱情歡迎且高規格款待大陸的官方代表,至少檯面上沒有看到,他傳說中的愛人金小刀銜命赴美,我想也是台灣在這個階段比較聰明的做法,我們在兩個大國的夾縫中求生存,真的是苦也.雖然很不願意,但看在至少還有幾年的時間做主掌權的人是馬英九,我也會他跟上帝提名禱告,祈禱他的腦袋瓜不要燒壞掉了,不要像以掃那樣為了紅豆湯就出賣了名份.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