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開著車子載我去陽明山看夜景.說是看夜景,其實就是想要把我.

他又帥又有學問,爸爸是開建設公司,他從加拿大回來受父親的培訓,

我搞不清楚他為什麼要把我,我覺得我們不可能,但是他真迷人.

 

收音機傳來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裡的主題曲,

他咬字清楚的唱了起來這首歌,當然他沒有辦法唱女高音的那部份,

可是我覺得他酷呆了.


沒多久我離開台北了,一年後他的朋友來找我,告訴我他非常的恨我,

在我離開之後,他找朋友喝酒,鬱悶到把一整瓶的Whisky吞進肚子裡.

痛哭流涕的搞不清楚為什麼我不要他?是不是別的城市有我的愛人?


我很詫異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在台北過的很苦悶,6年了,我身上只有11萬的存款還有滿身的傷痕,

夢想離我越來越遙遠,我連買個棲身之所都有困難.

而台北的房東是出了名的賤,我得離開,也許我會有機會.

我不敢把希望擺在他身上,他跟我的交往就是一群人唱KTV打混

我們根本沒有交流過什麼內心的話.我想一定是他沒想過他的條件

會被一個不怎麼樣的女孩拋棄而感到不可思議且憤怒.


我還是很高興他的朋友這樣告訴我.接下來更勁爆的是......

他的朋友表明他想要追我,他不在乎我跟他交往過.


我又搖搖頭,我不要他,當然也不要你.

我要的是追求我的理想,雖然那兩個字如此的遙遠,如此的夢幻,

但是我很害怕我的人生必須是建立在另外一個人愛不愛我上面.

 

在愛裡,我當時沒有足夠的自信心和那樣的理所當然和理直氣壯.

我只記得母親的故事,還有驕傲的我的獅子座的自尊,月亮在處女座的沒有安全感.


後來,我去唱片行買了這張CD,這張CD很長壽的跟了我18年之久竟然沒有遺失.

原因是因為我心愛的姪兒非常喜歡,跟我一樣的愛上了Andrew Lloyed Webber所有的歌劇,

每次我找不到時就是去他家拿回來,過不了多久他來找我時又會出現在他家.

這個遊戲一直玩到幾年前結束.我又買了一張新的CD.

 

我還是很高興自己沒有在當時投入那段不確定的感情,

因為我真的害怕.忘了那一首歌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是不應該,在愛情裡消磨一生.

當時的我,就像"喝彩"那首歌的歌詞一樣,

我就是要去打拼啦,再會了,我心愛的人,也許有一天我會悔恨滿胸,但不是當時.


後來Phantom of Opera的舞台劇到台灣來演出時我買了最貴的票,記得一張是7000,

我專程前去聽,住在來來大飯店時晚上在酒吧喝酒,還遇到許多演員,原來跟我住在同一家酒店.

聽完了演出,第二天我到澳洲去,團員中的其中一人還送給我用杯墊畫的簽名畫.

莎拉布萊曼來台灣演出的時候,我也是買了最貴的票,開車到林口體育館,就為了想聽她現場

唱一首Phantom of Opera,這麼說來,我真的是被Andrew Lloyd Webber賺很大了.


也或者,我在懷念那個晚上,他唱著這首歌給我的神情,是我迷戀而難忘的.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