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笨蛋瞭解笨蛋~

關於菲律賓,老娘一直都沒有發出什麼聲音譴責,好像不像老娘的個性.
按照道理,所有的電視新聞和平面傳媒每天都以”洗版“的方式在熱烈報導了,有罵菲律賓的,也有按照慣例罵一下馬英九的,連一向很爛的外交部也被罵的很慘.但是老娘只有在之前呼籲一下不要遷怒菲律賓外勞和外傭而已.並沒有號召群眾投電腦從戎,甚至組織軍團去攻打菲律賓,這不是很奇怪,難道大家都不覺得老娘是不是轉性了還是另有高見?

你的懷疑是正確的.
老娘在事情的一開始,當然也是很生氣,開什麼玩笑,你用軍方等級的來打我們的漁船,這是土匪,強盜的行為,甚至嚴格一點來說是開戰的行為,老娘沒有跨過巴士海峽揍你個艾奎諾鼻青臉腫,老娘跟你姓.看到我們的馬英九總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和外交部長變成是翻譯人員,這個當然也要不免俗的想要你一言我一語的臭罵一番.

但是我瞭解菲律賓是怎麼一回事,也對於這個事情要怎麼樣才是可以在已經輸掉一條洪石城船長的命的情況下討回一個公道仔細去想想.那些什麼軍演啦,斷交啦,取消姐妹市之約啦,嗆聲啦,打外勞啦,駭客網戰啦,我覺得很多就是在演給我們自己看的戲,事實上你得要瞭解菲律賓,才能贏點什麼東西回來.

菲律賓派一個鄉長代表來談判這個不足為奇,要寫的道歉信都寫不好,也不會有人去抓兇手這都不奇怪,只要你瞭解菲律賓是個多爛的國家,你就會明白跟他們吵架也好,打仗也好,真的是很不是對手.你有沒有跟那種白痴吵過架?你有的話你就可以明白老娘在講什麼了。

菲律賓人地處熱帶,天性上面的樂觀和懶散,所以他們的官員如果跟你回答一個你很認真地問題時面帶微笑讓你生氣,那你真的是白氣了.他們連老木被強姦了,房子燒了都會面帶微笑,你能拿他怎麼辦?認真你就輸了.你去看艾奎諾的所有訪問影片,他如果臉臭臭的大概是想喝酒和睡覺了,不是在跟你認真聽議題.瞭解了嗎?

至於官員貪腐,百姓大多是愚蠢,受教去的程度很差,這是很無奈的,長年以來他們的貪腐文化實在是已經到了爛到不能再爛的程度,不然你想想看,怎麼可能他們有那麼多的島嶼的國家,他們的人民男男女女得要漂流在外去打工?你當真以為在國外打工很好玩啊?我在帛琉認識幾個菲律賓籍的廚師,男主廚Marco告訴我他們兩年才能回家一趟,他有三個小孩要養,一個月賺700塊美金,賺了錢就寄回家.他也很想家,可是沒有辦法,回到家鄉沒有飯吃.女主廚Maria說她有四個孩子,也是兩年才能見到媽媽一面,每次回家孩子都要認不得了.這可不是像我們的孩子到澳洲打工“尋求自我,體驗世界“喔.

貪污界最有名的當屬馬可仕總統夫人伊美黛那3000雙鞋子,那3000雙鞋被發現時從此讓蜈蚣型的女性有了另外一個代名詞,就叫做“伊美黛”。而他們也曾經選出艾斯特拉達這樣的人當總統,艾斯特拉達從前是主演英雄電影的大明星,每天晚上夜夜笙歌,要睡到下午才能起床“辦公”.這個電影明星總統的好日子很快就過完了.之後上任的雅羅育雖說是女性,貪起來也很要命.而且一幹總統還可以幹10年.一下來跟阿扁一樣就被關起來,但是雅羅育竟然還可以在被判刑之後又當選馬尼拉市長.

這些貪污的情形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反正我們台灣也沒有好到那邊去就不說嘴了.倒是一個國際事件就是香港的康泰旅行團的“馬尼拉事件“,那才真的叫人瞠目結舌,你要是去馬尼拉玩遇到一個被政府開除的瘋狂警察把你綁架起來跟政府談判,政府反而派出一堆軍警把你和警察一起殺掉,那時候香港人氣到半死,報紙和電視也是天天罵菲律賓,罵到喉嚨啞了都得去屈臣氏買爽喉糖。

前幾年有一位跟菲律賓關係匪淺的朋友跟我說起一件事情,他說他跟雅羅育的弟弟是老朋友,馬尼拉的市區可以劃一個區域裝設LED路燈表示一下馬尼拉也跟得上這個環保時代的潮流。

我說:那很好啊, 他說,裝LED的經費要1000萬美金,
我說:哇,1000萬美金很多錢耶,菲律賓政府有那麼多錢嗎?
他說:當然沒有.
我說:那錢要從哪邊來?
他說:跟台灣的銀行借,由台灣的銀行貸款1000萬美金給菲律賓政府.
我說:那台灣的銀行肯借嗎?
他笑一笑說:幾個立委在喬這個事情,這1000萬美金大致上分成3成是台灣喬事的 人分,3成是菲律賓那邊的人拿,3成是台灣LED廠這邊採購的成本.
我傻傻地問:那菲律賓政府會不會還錢給台灣的銀行?
他說:銀行不是每年都有合理的呆帳可以打消嗎?
我說:是吼.....那333之外的1可以分給我嗎?
他說:我拿到請你吃一客牛排還差不多.

我至今還沒有問我的朋友那一客牛排的下落如何。
但是菲律賓政府的貪瀆如果沒有台灣人的幫助,應該也是只能欺負一下他們自己的老百姓吧.這就是這個國家很爛的地方.

我之前說會講英文不是人生成功的要件,台灣與其花很多年的時間去推廣英文教學,不如好好地把基礎建設做好,教育制度做好,多強調技職教育,重視經濟發展,不要在那邊內耗講屁話得多,做事情的少,事情認真地去做,台灣才不會變成下一個菲律賓,不然你看菲律賓人都會講英文啊,他們還是窮到沒褲子穿,更不要說拿iphone了.

至於熱血的打仗嘛,聽起來很不錯,但是規矩上面不是這樣的,規矩上面是要先談判和交涉,而談判和交涉都需要一點時間的。前一段時間大陸那邊的民眾一到餐廳吃飯還是沒事坐著吹牛或上網,都義憤填膺地跟日本算起陳年老帳,各個想要去打日本,講是這樣講爽的啦,真的打起仗來,屍骨得堆積成山,萬一我們去打菲律賓被大陸看穿我們的手腳,什麼戰鬥機自己會去掉下來,大砲打不准,我們的海軍將領也都領海峽兩岸的雙薪,那大陸直接過來幫忙我們打一下菲律賓後要我們跟他們“統一”,那就慘了。

如果是老娘的話,我光是想到要跟菲律賓政府溝通就想乾脆消滅他們比較快,但是事情不能這樣幹.據老娘的觀點,只有笨蛋和壞蛋可以瞭解笨蛋和壞蛋,他們彼此惺惺相惜,可以當好朋友,當然彼此也可以瞭解對方的.我忽然間想到也許我們當初選馬英九這個國際上的權威雜誌The Economist認證過的bumbler是對的.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