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端午節的植物與回憶~(文:Angela Chang)

小時候住在鄉下,去醫院探病或是參加喪禮,媽媽總是會讓我帶著一片茉草或是芙蓉葉子在身上.

搬到都市裡,家家戶戶的家門口幾乎也都種有芙蓉,芙蓉的葉子白白的我左看右看是看不明白這種植物為什麼說是可以避邪的,而其威力之強大,連去殯儀館的停屍間只要帶著這片葉子在身上就可以蝦米攏勿驚.

而且神奇的是如果經過馬路邊辦喪事的,而且剛好我感冒生病的話,媽媽會用芙蓉和茉草泡在水裡,在我的頭上和身體上灑落幾滴水珠,那種儀式,很像是巫師的作法.裡面有大自然的神祕的崇敬,對神靈的信任以及媽媽滿滿的愛與祝福.

講到端午節,不能不講粽子,包粽子用的粽葉是竹林裡新鮮現拔的葉子,我討厭到竹林裡去,因為蚊蟲很多,但是洗竹葉這種事情就是我喜歡的工作了,天氣熱的端午時節,在水龍頭旁邊嘩啦啦的洗葉子,對小孩子來說真好玩的呢.

早期沒有棉繩可以綁粽子的時候,是用一種乾草來綁,這種乾草是一束一束的像粗線一樣.有一年端午節,我們家已經搬到都市來了,媽媽看到鄰居用紅色的塑膠繩綁粽子,也跟著用,我吃了兩個肉粽之後竟然有嚴重的中毒,整個肉粽就完全的嘔吐出來,臉色發青,送到醫院打了點滴,醫生問了,才跟媽媽說塑膠那種東西是有毒的,至此之後,再也沒有看到塑膠繩出現在我家了.

可是奇怪的是後來我在菜市場還是會看到有人用塑膠繩綁粽子.現在大家對食品安全與衛生比較講究了,也知道塑膠對身體的害處,希望有一天,那我不知名的綁粽子草可以重出江湖.

端午節那天的中午實在是很神奇的日子,除了小孩玩立蛋之外,爸爸總是要我們那天的午時一定要洗澡,好像那天的水是很神奇的可以治病健身,即使搬到都市之後,大家用的都是自來水,爸爸還是相信端午節的水是不一樣的.

我想從科學不發達的年代走來,對父親來說宇宙洪荒,四時節氣自有其神祕的與人溝通之處,清明吃春捲,祭祖,端午節要沐浴淨身,中秋要賞月吃餅,自有其一定的道理,不只是趁機混食放假那樣的簡單.

媽媽走了以後,包粽子這件事情一直記掛在我的心上,受害於我家老爺不管怎麼勸都不肯吃一口粽子的,我做的最不好的事情就是綁粽子。看名作家蔡珠兒寫她對綁粽子的講究,像是個神聖的祭典,生命的完成,我心裡也癢癢的想大動干戈.但是想到做好之後要四處奔波送人,就只好去南屯菜市場找那個每天做在小椅蹬上賣肉粽的歐里桑買,歐里桑的太太綁起肉粽真是好吃,簡單的花生豬肉粽,味道調的極好.

搬了新家有大一點的陽台之後,我也種上了一盆芙蓉,芙蓉不能澆太多水,有段時間我太辛勤的澆,害它底下的葉子枯掉,還好找了專家請教,幾年下來是欣欣向榮了且會傳宗接代了.有了這盆芙蓉,我有那種百毒不侵的安全感.

在每一次的灌溉中,母親的身影浮現在眼前.....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