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日立冬,沒有特別的燉補,因為每次一鍋補湯辛苦的花大錢熬製,最後總落得剩下一堆倒掉的下場,因為老爺不愛喝,任憑苦口婆心相勸,他可以搬一堆理由出來說些中藥又沒有「科學證明」,什麼「補氣」、「調理身體」、「滋陰補陽」、「潤心暖肺」、「補肝固腎」的,都是中國人隨便說說諸如此類的話。只要他不愛吃的東西他就會用「沒有科學實證」來堵我的口,醫學上我辯不贏他,因為他是唸中國醫藥學院的,我生氣的想要跟中國醫藥學院投訴,怎麼他們學校會教出這種學生。

中藥課程   

不過這幾年在我愛的逼迫之下他吞了不少北京同仁堂的六味地黃丸,可以看到他的身體改善了不少,從前工作一天下來,只見他臉色慘白,氣息微弱,得要賴床賴到我不耐煩,還得擔心的去查看他到底還有沒有在呼吸?這幾年在我還是看到沒有民主自由的好處,他在我的愛心廚房裡得到營養的食物,以及神秘的黑色小丸子們神奇的力量給他帶來健康的身體,這實在不需要什麼「科學實驗」,很多都是經驗,誰能說經驗不是科學的一種?

 

很多年前我喝過濃濃的一杯黃耆湯,喝完之後我的心臟跳的很快,後來查書,黃耆有補氣的作用,原因應該是在黃耆含有苦味素、膽堿、的作用吧。因為這次「經驗」我就明白,中藥是有效的,絕對不是老爺說的「沒有科學實證」。

 

不久前去中藥行上課學習認識中藥,課程有趣,老闆把每一種藥材都分給我吃看看,說是神農嚐百草,我們幾個求教者也搞起笑來說神農氏的遺言說....這有毒……這個老笑話。上課的內容就是看每種藥材到底長什麼樣子,有什麼效果?我們上了很多,像菟絲子和紫蘇仔長那麼像就很難分辨,沙參的長相也是怎麼一款沙參百種樣?南杏和北杏只有一些細小的差別,吃到「生半夏」時,他只給一點點比米粒還小的給我試吃,他說這個吃多了會變啞巴,量少可以幫助化痰,我吃了一點點之後喉嚨竟有些異樣,就是想咳又咳不出來,整個喉嚨癢癢的,我因為吃的少不嚴重,另外一個同學吃了一個嫌沒有感覺又吃第二個,一下子嗓子就啞了,老闆連忙拿出他的羅漢果給他含著降低喉嚨的不適感。由於只有一點點就讓我的喉嚨癢癢的癢很久,我覺得中藥這玩意實在太好玩了。

 中藥課程  

上過生半夏之後,我得意洋洋的把新學來的知識跟老爺現學現賣,同時警告他如果下次煮什麼東西給他吃,不吃就算了,再跟我說什麼中藥沒有「科學實證」,我會請他吃生半夏再吃一口黃蓮粉,看看他到底是怎麼定義「科學實證」的。

 

我的童年回憶中有媽媽帶我去開中藥行的叔叔店裡抓藥時我好奇的看著櫃子上面寫著柴胡、當歸、川芎、枇杷葉、地黃、夏枯草、茯苓、 炙甘草 、生白芍、乳香、沒藥、何首烏……我喜歡認木櫃上的字,不知不覺就記下了許多中藥的名字,但是童年的時候真的也不愛中藥的味道,記得媽媽會給我一片人參含在嘴巴裡,我含著沒多久會跑去偷偷吐掉,現在想起來真是暴殄天物了。

 

這種跟媽媽一起上中藥行配藥的經驗,是我美好的童年回憶,不知不覺中的一種承傳,在香港的那幾年我會跑到上環文咸東街上中藥群集的一家一家的閒逛,香港的中藥材普遍比台灣的品質還要來得好,香港人也多能認得一些中藥的名字和長相,北角、炮台山一帶的老街坊上,小店門口擺著南北貨,玉竹,天麻,枸杞,紅棗就擺在門口一簍一簍的,這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因為在這個國際化的不得了的城市裡,一個辦公室有七個十個國籍的人不稀奇,中藥竟然沒有被「革命」掉,這真的是奇哉怪哉了。

 

中藥在香港是永不凋零,主要的原因是香港人煲湯的文化盛行,有研究報告說香港人長壽的原因是因為吃飯前先喝湯,吃飯時會喝茶,還有走很多的路。而香港報紙上也常看到中藥行打廣告說燕窩、冬蟲夏草、魚翅、鮑魚這些高檔的藥材在打折扣促銷,這是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的地方,現在台灣的中藥行老闆哀怨著說我們的衛生署管制之下,中藥這一行已經落沒了,衛生署啥事不管,對中藥行管得挺兇的,不能講療效,不能做廣告,整個產業就此凋零。

 

夏天去德國的海德堡,隨便亂走的時候逛到海德堡的草藥博物館,我竟然意外的發現原來德國的文化中也有吃草藥的習慣,更特別的是他們的草藥店竟然跟中國的草藥店長的很像,我拍了幾百張照片回來,我猜中國和歐洲這兩個古老文明在科學尚未是科學之前,一定也是累積了很多人與植物、礦物、動物之間的互動智慧,我特別有興趣的是德國的一些草藥跟中國的一樣,不知道是誰學誰的,我就不知道了,德國的朋友許多都會泡一些香草茶,院子裡種的香草隨手一摘泡在水裡就是一杯飲料,這看在我的眼裡,我不免感慨台灣的飲食文化西化的很厲害,連中餐館都凋零了,許多功夫菜得要跑到大陸才吃得到,又怕在大陸吃到黑心的『中地溝油』。

 P6051124  

我心酸著年輕的女孩們不會想去吃養顏杏仁糊、燒仙草、愛玉冰、九層糕這些傳統甜品,她們寧可去吃一個500塊錢的蜜糖吐司,也不會或不懂得去買龜苓膏加蜂蜜喝去體內濕熱消除青春痘,喝個桑寄生蓮子蛋茶還可以養顏美容, 夏天喝個山水豆腐花預防中暑也不錯,加了黑糖又對女孩的身體好,冰糖銀耳補充植物性膠原蛋白也比買SKII強,我想原因可能在Marketing上面,我們的傳統中藥在行銷上一直都沒有進步過,思考邏輯也一直停留在過去,所以這個行業就此凋零了,真是可惜的事。

 

從前的老媽媽們好像都有一肚子的中藥經,在女孩兒月事來的時候會熬生化湯或

是黑糖水喝,我記得童年時家裡總有一堆中將湯,白鳳丸這種東西,長大以後喝九龍齋的益母膏,生理期間竟也順暢許多,益母膏含有益母草、芳艷友、菰草、山薑、當歸、香果地栗、人參、蜜、黑糖 這些成份,難怪喝下去身體會舒服很多,但我怕甜,只得喝一點就算了,但是自己的身體就會感覺到不一樣。

 

這兩年來我的身體產生了一個變化,鼻子過敏的情形很嚴重,晨起都得要打好幾十個噴涕,嚴重的時候昏昏沉沉的一整天,老爺給我的幾種過敏藥,我對Antihistamine成份的藥特別沒辦法,只要吃一顆就可以睡兩天,而且是熟睡到被姦殺了恐怕都還不知道的程度的熟睡。後來老爺叫我乾脆去看中醫,他明白告訴我西醫對像我這種過敏是沒有辦法治療的,有一次他參加會議,有藥商擺攤來賣一個鬼玩意說只要用他們特製的雷射照一照鼻子就好的機器回來跟我獻寶,我一用鼻黏膜本來就很脆弱了,照了兩次之後我的鼻子更可憐了,講話講一講就流鼻血,有一次跟一個帥哥說話,這位帥哥看到我流鼻血竟然嚇呆了,以為我歐巴桑對他垂涎如此,我得解釋的老半天,唉,氣人~

 

後來老爺還是很英明的囑咐我可以去看中醫(我心裡面OS想說你不是說中醫都沒有科學實證嗎?),但是還是乖乖的跑去掛慈恩中醫診所林伯欣醫生的診,他倒是苦口婆心勸我別吃冰,這幾年夏天天熱,我吃冰吃得兇,吃到後來身體虛虛的自己也知道,他開了一些炙甘草湯、五苓散、牡丹皮、桃仁、白芍、防己、黃耆、細辛……之類的中藥給我吃,以我這麼不乖乖吃藥的情況底下,我倒是好多了些。

 

昨天燉了一鍋何首烏雞湯,朋友都說我燉得好喝,這實在要謝謝開中藥行的朋友每次都是給我選又好又新鮮的藥材,加上一隻沒有打過針吃過藥,生前過的很幸福的雞為我犧牲生命,在秋寒時節,暖暖的黑湯中,我一口又一口的啜飲著童年的回憶,媽媽彷彿又牽著我的手,走到中正路,我們一起坐在櫃檯前的高腳椅上等著叔叔把一樣一樣的藥秤好了放進去褐色的紙中……

 

媽媽,我真想妳~

 

 

,

鐘小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喝~你家老爺太不懂得這湯的珍貴了@@
  • 他是很白目沒錯~

    鐘小多 於 2012/11/28 12:53 回覆

  • Joey
  • 我喜歡妳寫的文章,字裡行間帶著暖流,尤其是後面對媽媽的思念^^